Quantcast

content

末世者心態:「穩定壓倒一切」

2002-03-20 00:4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前幾年,在閱讀一篇紀念已故著名電影演員趙丹的文章中,得知他臨終前說過一句話,大意是,『黨啊,不要管文藝太多!』。這句話給我的印象尤其深刻,以至於其它內容幾乎忘得一乾二淨。

我可以想像這並非是他一時的有感而發,而完全是他以一生中特別是後半生的坎坷經歷,而所作的萬般無奈的、十分痛心的絕喊!作為一位堪稱世界級的電影演員,他當時積鬱在內心的許多苦楚一定是難以言喻的。我由此而想到,事隔這麼多年,國內的文藝現狀依然是如此天下一言堂──只准唱頌歌,不能說真話;只准反映歌舞昇平的虛幻假象,而不能有任何被疑為含沙射影卻能針砭時弊的作品出臺。理由還是「穩定壓倒一切」。記得有位名人說過,如果一個政權居然到了不能包容不同聲音的地步,那麼,這個政權就已經可以說是缺乏自信而且脆弱之極了。

我想,為什麼央央大國的政府一定要顯得對有如微瀾起伏般的不同聲音如此恐懼呢?自信一些就那麼難以做到嗎?每次春節晚會將臨,我想必將難為了一大幫導演、策劃者們。每一個節目照舊先要自我審度幾番,然後還得提心吊膽地送去上邊審查來審查去。這樣又如何能讓藝術家們的靈感揮灑自如呢?他們儘管忙得沒有脾氣了,也還是落得個「年年晚會年年罵」的效果。這就是一切必須以政治審查、以「穩定壓倒一切」為前提的後果。試想,如果政府試著放開一點尺度,讓作家、藝術家們在創作上有一些自由發揮的餘地,可想而知人民群眾的反饋勢必會大不一樣。但從目前看來,似乎是不大可能的事。因為政權的「穩定」要壓倒「一切」不同的聲音。舉凡文藝、新聞等等都必須圍繞著這個原則而運作。而對新聞媒體則更嚴厲得在此不必多費筆墨了。前不久,聽到北大青年學子余傑因為寫了幾本敢於「對現狀發言」的散文集,結果畢業後連「生存權」都被剝奪掉,這不是更愚蠢地把他逼向反叛之路嗎?姑且站在維護政府的「穩定」角度來說,這難道是智者的舉措嗎?既然「人權」早已被政府刻意曲解為「生存權」且自栩在這方面已經做得如何「完善」,那麼,和余傑原已簽訂僱用合同的中國現代文學館的辯解也就顯得十分蒼白和賴皮了。這倒可說是政府部門所屬機構公然違犯「生存權」的一個典型事例吧。 

我有時也搞不明白,一個執政了五十多年的政府,當然確切地說應該是共產黨,為什麼其淫威已經達到了不可一世,可以肆意指鹿為馬的地步?肆意揮霍人民血汗,肆意出賣國土的地步?肆意剝奪民眾的發言權、信仰自由權、獨立思考權、是非判斷權等乃至生命的地步?XX黨為什麼如此的缺乏「自信」呢?為什麼竟然開動國家機器殘酷鎮壓修心養性的法輪功修煉者呢?仔細一想,中共如此脆弱的根本原因,就在於其不可一世,及藐視神、否定神的存在、否定善惡有報的傳統道德觀念。其「肆意剝奪」的專制獨裁性質,中共高層領導集團心裏十分明白。同時中共自己也意識到,這種專制獨裁的邪惡和黑暗是違反人道和違背天理的,是逆歷史發展潮流的,很快就會被人類歷史淘汰。確切地說,中共這種心態是末世心態、是死刑犯心態。

如此,我也就明白了為什麼「穩定壓到一切」永遠都是文藝宣傳、新聞媒體的主題,為什麼會對有如微瀾起伏般的不同聲音如此恐懼。

有人說,現在許多中國人已經「習慣」了沒有人權的生存環境,開初聽著一愣,但回過神來仔細一想,我覺得不全對。面對強權,中國人民好像由忍耐變成了「習慣」,可是這難道不是中國人民忍耐到極點的表現嗎?

物極必反,可怕的忍耐、沉默之後,必然是改朝換代的時代的到來。

送交者: 物極必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