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鎮壓宗教機密文件曝光後,中國政府機關一問三不知

2002-02-18 20:1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人權團體中國宗教迫害調查委員會星期六表示,該組織已經送交布希總統一封信,呼籲布希總統在與中國領導人會談時要求中國釋放123名被關押的宗教人士。據法新社報導,該組織花費了2年的時間蒐集這份名單。這些宗教人士大多是1983年以後被中國政府關押的,年齡在21歲至70歲,其中60多人從未經過公開審判。

  在美國總統布希訪問中國前夕,設在紐約的「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公布了他們掌握的中國當局鎮壓未得到官方承認的宗教組織的機密和絕密文件。這些秘密文件說明瞭什麼問題?調查委員會是如何得到這些文件的?在這個時候公布這些文件有什麼意義?

  「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在這個星期公布了中國官方7 份標有機密和絕密字樣的文件(其中一份文件沒有印完)。內容涉及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石家莊市公安局、黑龍江省公安廳以及安徽省公安廳有關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包括「華南教會」、法輪功和「全能神」等組織的活動情況通報和一些安全官員的內部講話。這些文件發布的日期在 1999 年4 月到 2001 年 10 月之間。

  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執行主席兼英文發言人傅希秋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透露了這些在 2001 年陸續得到的機密文件的來源:「我們這些機密文件有兩個部分的來源。第一部分是,有一半的是由一位放棄罪惡生涯的國安部官員交給我們委員會的。比如說,標為絕密的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的文件,還有標絕密的業務工作大事記、黑龍江省公安廳的文件,和標明機密的安徽省公安廳的通知。另外有三份半的文件是國內的信徒領袖透過一些在公安廳、局工作的秘密信徒轉給我們的。」

  這些秘密文件說明瞭什麼問題呢?傅希秋說:「這些文件第一次讓大家看到對非註冊的宗教組織進行的迫害,是有中央最高層的官員在指揮推動的。我舉一個例子,比如說,在河北省石家莊市公安局一處轉發的河北省公安廳的秘密文件裡邊,提到了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對一個名為『實際神』的、非註冊的宗教組織的批示,提到了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的批示,當然也提到了公安部長賈春旺的批示。我在這裡引用,叫做『多做少說,一聲不響的將其打掉』。這些批示文、講話都是很高層的。從前,每一次出現受迫害的案例,傳到西方來,報導之後,中國政府總是說,這些案子是局部的,地方性的,是針對個別打著邪教從事犯罪活動的,不是針對一般真正宗教信仰的。透過這些文件,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個謊言。」

  傅希秋說,這些文件也使他們第一次看到,由中國當局認定邪教組織的五個特徵以及被認定為邪教的 14 個宗教團體,其中大部分與基督教有關。傅希秋還表示,這些文件表明,中國政府將不惜動用大批的人力、物力、財力,來除滅這些所謂的邪教組織,並且將它作為一個國家安全的重要任務。

  安徽省公安廳副廳長孫建新 2001 年 2 月 21 號在全省國內安全保衛工作會議上的講話這個文件中,描述了政府對在中國各地盛行的各種教會、派別,特別是那些與境外有聯繫的組織進行打擊的策略、措施和目標。孫建新警告說:「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敵對勢力,加緊對我實行『西化』、『分化』、『弱化』戰略」;他指示公安部門,「要積極配合統戰、宗教等部門,繼續開展對天主教地下主教和地下神甫的教育轉化工作,分化瓦解地下勢力,牢牢掌握教會領導權」。這位安全官員在講話中,還敦促對法輪功進行堅決的打擊,要求「各級公安機關把偵察深挖作為與『法輪功』鬥爭的第一位工作來抓。」

  美國最早成立的人權團體「自由之家」在對這些文件進行了分析之後,發表了一份報告。該報告的起草人,宗教自由中心的資深研究員馬歇爾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也表示,這些文件說明,中國政府對中國各地的宗教團體感到非常關注,並且對宗教組織進行了全國性和有系統的鎮壓。馬歇爾說:「這些文件還表明,他們對宗教團體採取的行動不是很成功。宗教組織有增無減,有時候他們根本不掌握這些宗教的情況。這些文件中的一些地方還顯示,共產黨員以及政府官員,也成為沒有登記的教會的成員,特別是『全能神』的成員。」

  對這些秘密文件的真偽進行過核查的倫敦大學東方和非洲研究學院的中國問題專家蒙羅說,這些文件可能是西方所看到的有關中國宗教迫害的最為重要的內部文件。

  傅希秋指出,將這些文件公諸於眾具有重要的意義:「第一個,獲得這些文件的意義,我想是向全世界來證實了,中國的宗教迫害是真實的,而且是由官方在這裡背後透過秘密文件的形式,在指揮的。不像國務院發表的宗教自由白皮書和這些黨所控制的宗教神職人員在海外來宣傳那樣的,現在是中國人民信仰自由的黃金時期。發表這些文件的第二個意義是,讓我們看到中國的領袖,針對中國宗教的興旺所陷入的一種極其恐懼的狀態,甚至提高到說,如果讓這些宗教地下勢力的發展,教會的復興繼續發展,會亡黨亡國的危險。」

  傅希秋還表示,發表這些文件的一個現實的意義,在於使西方一些對中國政治只有膚淺瞭解的人看到中國政府的兩面性,一方面成立中國人權研究會、簽署人權公約;另一方面卻對所有拒絕加入官方愛國教會、在宗教局註冊的宗教組織和個人進行無情和殘酷的打擊。

  對於這些秘密文件的曝光,中國政府有什麼反應呢?美國之音記者多次打電話到中國駐美大使館,要求採訪大使館的新聞發言人,但是還沒有得到大使館的任何回覆。

  這些秘密文件在布希訪華前夕曝光並不是偶然的。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得到四個國際基督教團體的贊助,在執行主席傅希秋的組織下,不分晝夜,將 7 份文件翻譯成英文,並且與其他有關資料一起彙編成一個長達 141 頁的冊子。

  自由之家下屬的宗教自由中心在對這些文件進行分析之後撰寫了一份報告。報告起草人、自由之家資深研究員馬歇爾說,他以儘可能快的速度完成這份報告,目的就是要在布希總統訪問中國之前把它發表出去。他解釋了這樣做的原因。馬歇爾說:「部分是因為美國人經常只是陷入自己的事務中,並不注意其他國家的事務,除非它們與美國有關。當總統要訪問一個國家的時候,新聞媒體就會對這個國家表示出更大的興趣。布希即將訪問中國,美國媒體也會對有關中國的事務感興趣。所以現在是公布這些文件的一個幸運的時機。」

  這些致力於促進中國宗教自由的團體,希望布希總統向中國領導人帶去什麼信息呢?馬歇爾說:「我們鼓勵布希總統提出美國政府以及美國人民對這些活動的關注,這是兩國關係間一直在繼續的問題。我們鼓勵中國政府不要干涉那些和平信仰宗教的人,把精力轉向其他更為緊要和迫切的問題。我們還要鼓勵布希總統利用在清華大學發表公開演講的機會,儘可能多的向中國民眾解釋,為什麼宗教自由對美國人如此重要。」

  馬歇爾認為,布希總統可以通過積極的方式,在不冒犯東道國的情況下,儘可能幫助中國當局理解為什麼美國如此重視宗教自由,以及允許宗教信仰自由的巨大好處。

  曾經因為從事家庭教會活動而被監禁的傅希秋表達了在這個時刻公布這些文件所希望達到的目的:「我們的目的最終就是希望在這個時刻,在中國的非註冊的教會受到迫害最激烈的時刻,透過公布的這些文件,讓世人瞭解真相。也讓中國政府知道,他們發布的這些秘密文件是不可能永遠包在紙裡邊的。我們也想透過這些文件,促使中國政府認識到,如果不真正的實行、落實中國憲法所規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而只是玩弄兩面的手法,靠宣傳、靠統戰的手法來影響民意,是不可能得逞的。」

  自由之家的馬歇爾並不認為,中國的這些宗教團體像中國政府所認為的那樣,對他們的統治構成嚴重的威脅。他認為,中國政府目前的做法,反而為自己製造了問題,或是加劇了問題的嚴重性。馬歇爾說:「如果你宣布他們是敵人,他們會更有威脅性,雖然我並不認為這些宗教團體真的是一個威脅。如果你試圖壓制這些和平的信徒,將他們囚禁起來,威脅要處死他們的宗教領袖,迫使他們躲起來,人們會對他們表示巨大的同情。這其實製造了更大的問題。如果中國允許這些人和平地表達他們的宗教信仰,中國政府實際上為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

  中國憲法第 36 條明確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國政府也設立了負責宗教事務的專門機構。目前,在官方的「三自」愛國教會受洗註冊的基督徒有 1600 萬,但是曾經在北京擔任家庭教會領袖的傅希秋說,沒有註冊的基督徒遠遠超過官方的統計數字,最保守的估計是,中國的基督徒,包括在官方登記的,總共可能在六千萬到七千萬之間。這些地下教會的信徒不向官方機構登記,原因是政府對他們的宗教信仰進行限制。

  根據中國宗教破壞真相調查委員會對家庭教會進行的調查,到目前已經有兩萬三千六百八十六人因為從事宗教活動被逮捕,四千多人被判處勞改, 129 人死亡,很多人受到折磨、罰款。不少宗教領袖受到刑事指控,罪名通常是通過恐嚇和誘騙手段聚斂錢財以及利用所謂老師的身份姦污女信徒。這次公開的關於被定性為邪教的「華南教會」活動情況的通報文件,就羅列了華南教會以及領袖龔聖亮的所謂「嚴重刑事犯罪活動」。

  自由之家的馬歇爾認為,很多情況下,所謂的證據都是編造的。他說,對於觸犯刑法的人,應該按照現有的法律對他們進行懲處,而不應該專門制訂針對某一個宗教團體的法律。馬歇爾說:「如果有人真的違反了刑法,他們就應該被逮捕而且受到懲罰。但是這與一個宗教團體的性質沒有任何關係。不管觸犯法律的人是商人、共產黨員,還是牧師,在法律的實施上應該是平等的。」

  但是,馬歇爾指責說,中國所說的他們逮捕的宗教信徒是刑事犯的說法是一種誤導,因為宗教自由已經在中國被定為犯罪行為。

  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執行主席傅希秋強調,他們支持中國政府或任何其他政府按照相關的法律,懲處極個別打著宗教旗號從事犯罪活動的人。不過,傅希秋說,一個政府,尤其是一個無神論的政府,沒有資格對一個宗教組織的性質加以定性:「但是我們所不能同意的,對宗教的定義、對什麼是正統、什麼是異端的定義,不能由政府的執法部門來定義,並且所定義的概念是如此的鬆散,以至於所有任何只要不在官方註冊的,都可以被打成邪教,並且在公安部的文件裡,都被授權,地方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的公安廳、局都可以定他們地方的邪教,只要報一下公安部核准或是認定。」

  自由之家的馬歇爾也表示,中國官方文件中提到的那些宗教組織,雖然有不少團體他沒有聽說過,但是有一些派別,像「統一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宗教,它在美洲、歐洲和拉丁美洲都有信徒。馬歇爾還認為,「邪教」這個詞本身沒有任何意義,宗教界也並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使用這個詞的人,往往是那些想壓制某種宗教的人。

  馬歇爾還表示,這些文件被偷運出來這個事實,本身就說明,中國全國各地的人,包括政府部門的人,是反對政府對宗教組織進行鎮壓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