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琉球---中國的土地

2001-11-01 00:4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全球華人歷經二十餘年,波瀾壯闊的保釣運動在不了了之下,告一段落。然而事實上,近百年來日本軍國主義右翼勢力一直在處心積慮,得寸進尺地蠶食中國領土,從琉球群島到釣魚臺群島,接下來就是臺灣、澎湖--保釣運動和近年來琉球的事件,不能不使人們再次翻開那本與釣魚臺歷史不可分割的歷史老帳。

  琉球一直要獨立出日本

  年八月因琉球美軍基地的三個美軍士兵,合謀強暴姦一位年僅十二歲的琉球未成年女童,引發了琉球群島空前的反美浪潮,成千上的琉球人走上街頭,進行一次又一次的遊行示威,在高喊「美軍滾出去1的同時,另一種潛藏已久的反日情緒也高漲起來。歷史的真實記錄無法篡改,在琉球人內心深處,被日本武力從中國掠奪、吞併的慘痛記憶猶新,已振蕩了多次的「琉球獨立」運動又成為熱點,在街頭巷尾熱烈討論。

  書店裡搶購著一本叫《沖繩(琉球)獨立日》的歷史書,鼓動人們爭取獨立出日本,它用歷史向人們訴說「我們不是日本人---琉球國的歷史」(1).琉球調頻廣播電臺「溝通」也利用琉球人在九月八日對「美軍基地存廢」進行公投之機,對民眾進行「琉球是否獨立」的民意調查。而公投的結果:人們一致投票決定不接受美軍基地,更不接受日本政府「代做的決定」(2).這使日本高層曾一度如熱鍋螞蟻,最後又是給於琉球巨額財政撥款,又是像對外國元首一樣鄭重接見沖繩縣知事(縣長)、並一再道欠,連哄帶騙才矇混過關。其間,日本媒介始終守口如瓶,不讓「琉球獨立」問題在大媒體爆光。而此時(九六年九月)正是中日釣魚臺之爭一片火熱之際,海內外華人從日本的新聞報導中一定大惑不解,為什麼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此時忙碌的不是釣魚臺事務,而是看起來並不緊急的琉球公投問題其實這背後的琉球主權問題比釣魚臺嚴重得多!

  琉球自古以來就附屬中國

  最早在史書上關於琉球的記載可追溯到千年前的隋朝,那時中原與琉球的商貿發展、人民往來已十分活躍.朝廷曾派出大臣朱寬勸說琉球王進貢臣服隋帝(3)。另一記載是十四世紀,明太祖年間中國的又一鼎盛時期,琉球王正式向朝廷進貢,接受中國保護和冊封,派出大量學生學習吸收中原的文明文化,和朝鮮、越南、緬甸、西藏一樣成為中國的附屬國,即「tributary」的概念,它不同於近代西方「colony」殖民地,但類似於中古歐洲農業文明和「奧匈帝國」時期的「進貢國」或中世紀羅馬教皇統治下的「stateswithinstates」的概念(國中之國)」,所以,西方在文化上是不難理解這一現象的,西方原則上視之為一個國家。這樣一直過了兩百多年,到了一六零二年,日本的「薩摩藩侯」就像當時的日本海盜「倭寇」偷襲中國沿海一樣,武力脅迫琉球歸為「藩屬」,在遭到反抗後,於一六零九年派島津家久,率兵攻入琉球,俘虜琉球王,派兵監督琉球內政四十五年。一六五四年琉球王終於擺脫了薩摩藩的控制,感念中國的厚道皇恩,主動遣使臣到中國請求冊封。當時的大清康熙皇帝封琉球王為尚質王,定二年進貢一次。此後又是二百多年,尚質王朝貢不絕,採用中國年號,沿用漢唐文化,稱中國為父國,他們之間的關係類似於西方「父子國(Affiliated、affiliation)」。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近代,歐洲列強開始遠征亞洲。

  臺灣事件:日本藉口掠奪琉球

  十九世紀七十年代(1868),日本「明治維新」運動已經開始,雷厲風行的改革在經濟開放、教育普及和社會西化方面取得巨大進展,但隨之而伴生的爆發心理和軍閥執政的結果,導致這個國家產生了對外野蠻武力擴張的狼子野心。就在這時,發生琉球漁民在臺灣遇難的「臺灣事件」,給了日本一個藉口。一八七一年琉球居民六十六人航海遇風飄到臺灣,被臺灣原住民殺害五十四人,余十二人被中國的臺灣政府保護,送回琉球,被殺五十四人臺灣當局則不過問。這時候日本則以「保護國民」為藉口向中國交涉,遭到中國的嚴詞拒絕,大清總理衙門大臣毛旭熙說「二島具我屬土,屬土之士相殺,裁決固在於我,何預貴國事,而繁為過問」日本則從毛的「殺人者結屬生番,故旦置之化外,未便窮洽」中,斷章取義詭辯硬說中國承認琉球和臺灣不屬於中國,進一步無中生有地編造:琉球從一六零二年起已是日本島津藩(薩摩藩)的「藩屬國」。日本以此為藉口於一八七三年,兵臨琉球,廢除國王,另立傀儡。第二年又派陸軍中將西鄉從道率兵三千登陸臺灣,大肆攻掠,並披荒屯田,備賴下來不走了。日本軍閥山縣有棚還提出一個野心勃勃的「外征之策」,企圖奪取整個臺灣。大清聞訊,派瀋保楨統兵萬人,緊急赴臺,並決心死戰。日本見大事不妙才肯「和談」,威逼敲詐腐敗愚蠢的大清簽下喪權辱國的《北京專約》,清廷竟然承認日本此舉為「保民益舉」,還賠償日本白銀五十萬兩(4).中日關係的近代史上,喪權辱國的屈辱事件,自此一發而不可收。

  中國從未承認琉球屬於日本

  一八七五年,日本得寸進尺,大軍開入琉球,禁止琉球進貢中國和受大清冊封,廢除中國年號,改為明治年號。雖然大清軟弱無能至此,但在琉球主權問題上始終堅持為中國所有,沒有讓步。直到明治十二年(一八七九年)天皇政府推行「廢藩設縣」,在琉球強行搞了個所謂的「琉球處分」,把琉球一分為二:北為日本領土,改為「沖繩縣」,南為大清領土,並企圖硬逼中國承認。當時琉球中山王派使臣到北京朝廷哭訴,懇求大清保護屬國,而清廷在日本武力威懾下一味地厭戰求和,在提出毫無作用的「嚴重抗議」後,乃提出另一妥協方案,即三分琉球:挨近日本方向的庵美大島為日本領土,沖繩群島按「琉球處分」以前的狀態仍歸琉球中山王的領國,南部的先島群島為中國的領土。而在此時,沙皇俄國在伊犁邊界又欺負大清無能,掠奪蠶食。朝廷迫於內外交困,於一八八零年九月再次向日本讓步,按日本的二分法草簽分界條約(5)。按此條約現在日本控制的包括宮古、石橫、八重山群島在內的先島群島,準備歸還中國。但此條約在北京遇到朝廷重臣的大力抨擊,指責這是「賣國契」,主戰派甚至主張立即派出重兵,不惜與日決戰到底。最後中堂李鴻章上奏折說:「日人多所要求,允之則大受其損,拒之則多樹一敵,唯有以延宕一法,最為相宜」,大清隨擱置此案。後來雖經日本再三催促也沒結果----清庭不簽此約,那就意味著中國不僅擁有南琉球的主權,而且仍然堅持琉球北部的主權----此後,日本乾脆裝聾作啞,繼續竊居中國領土。

  釣魚臺:近代史上的百年恥辱

  日本在竊居琉球三十六島後的十幾年間,一直垂涎中國的另一屬國:朝鮮,找茬茲事直到一八九五年挑起甲午戰爭,偷襲北洋艦隊,迫使大清簽定徹底喪權辱國的,割讓它窺視已久的寳島臺灣。此時,日本食髓知味才一點點的把它的魔爪,再次伸向遠離日本一千多海裡,而挨近琉球70海浬、離中國福建90海浬及中國臺灣70海浬的另三個小群島:釣魚臺群島。此群島由釣魚臺群島、黃尾嶼群島、赤尾嶼群島三個小群島組成,相互間隔十幾海里,共有五個小島和三個礁岩(已另文詳述)。它的價值並不在於僅四點八平方公里的陸地,而是按一九九二年《聯合國海洋公約》來劃定、所屬的七十四萬平方公里的「海洋經濟專屬區」。這幾乎相當於中國與東南亞各國在南沙群島領土、領海爭執的總和。一九六七年聯合國勘探發現此海域蘊藏著八百億桶的原油,這相當於全體中國人每人平均擁有六、七桶之多。按日本聲稱:日本首次提出對釣魚臺擁有主權,則是在明治二十九年,即一八九六年日清戰爭結束,朝鮮、臺灣到手後,日本天皇頒布「勒令第十三號」,公布釣魚臺「正式劃入日本帝國版圖----」這是日本最早提出擁有釣魚臺的日子,比中國實質擁有該島晚了一千多年!按照日本資料:福岡縣人氏,一八七九年移居那霸的古賀辰四郎,在日本佔據琉球後,一直派人到「尖閣群島(日本對釣魚臺的這個稱呼實際來源於英國海軍發現它時,看到群島尖峰形狀而稱之為「PINNACLEGROUP」之日語發音〕」採集「信天翁」的羽毛,其間曾向沖繩縣、中央內務、農商大臣申請「借地開發」,但日本明白:「該島是否為日本帝國所屬尚不明確」,所以一直沒批准。而直到《馬關條約》簽定一年後的一八九六年九月,古賀「對該島多年的宿願才鍀以實現」。今天正是日本涉足該島、從中國掠奪而走的一百週年!

  美日非法私相授受中國主權

  日本這種侵略擴張一直持續到挑起二次世界大戰,侵略中國及亞洲,喪心病狂偷襲美國珍珠港,終於迎來了可恥的失敗。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無條件接收《開羅宣言》和《波斯坦和約》,根據此約「日本只能保有其本土四島」,其它武力吞併的領土必須放棄,中國的釣魚臺和屬國琉球理所當然應歸還中國。但戰後此二地均為美軍佔領,雖然美國「不承認二群島主權歸屬日本」,但也沒有交給中國。一九四七年四月聯合國《關於前日本委任統治島嶼的協定》,把這兩塊「主權未定」之地交給美國「託管」。就這樣拖了二十三年,中國兩黨從大陸打到兩岸,且還在打個沒完,誰也不顧領土。而此時日美兩國已由仇敵變成親家,合穿上一條褲子,在琉球、釣島問題上狼狽為奸。一九七零年美日背著中國簽定《美日舊金山和約》,拿中國的領土作交易,私相授受,把琉球連同釣魚臺的「施政權」轉給日本。但這遭到土地主人的琉球人的群起反對,他們「聚哭於鬧市」,連夜集會向美國、日本抗議,數度組團到臺灣向蔣介石哭訴、陳情,代表團用漢語懇請蔣總統看在同是「一家人」的份上,在聯合國仗義直言,准許琉球獨立或並入中國版圖(6)。此時,中華民國是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對於決定琉球和釣魚臺前途有著舉足輕重的發言權,那個關鍵時候若中國真能發揮應有的作用,今日也用不著全球華人這麼艱險地保釣了。

  琉球主權與《經濟日報》事件

  全球華人最大的報業集團,臺灣聯合報系創辦人王惕吾先生在他晚年的回憶錄《聯合報四十年》中,關於全報系唯一被查封過的《經濟日報》有這樣的敘述:「民國五十六年九月二十日,《經濟日報》創刊甫滿五個月,當日該報在一版下方位置,以五欄題刊出《不承認日對琉球有剩餘主權,決策人士昨告立委,我立場不變》的報導,第二天經濟日報因違反『宣傳指導』而告休刊,經過很大的波折始在十六日復刊。」那麼到底這則新聞犯了什麼大忌呢?全文轉述如下:執政黨中央有關方面,昨日晚向立法院外交委員會的委員表示,中央對琉球問題的立場,仍與過去一樣,絕不承認日本在琉球有所謂的「剩餘主權」,中央有關方面在昨晚的一項非正式餐會上表示,目前我政府正與共匪作戰中,琉球問題與對匪作戰上,顯然是此要問題,因此不願在此時因琉球問題與有關國家引起磨擦。這項自助餐的主人是執政黨中央五組,以及外交部政務次長瀋琦,被邀的客人全是立法院外交委員會的委員。

  這項非正式的餐會透露,政府基於《開羅宣言》和《波斯坦和約》的約定,不承認日本在琉球有任何主權。對於琉球目前被懸掛類似於日本的國旗,並有日本在琉球為出境的琉球人民簽發護照等,並不加以承認。雖然美國曾表示放棄其對琉球軍事託管的地位,但對美國對日本的一再讓步,以及「送人情」的作法,絕不讚同。目前我外交部已向美國大使館,將我們的態度以口頭表示過。餐會中中透露,琉球人民並不全部贊成歸屬日本,因而目前仍有很多人在出境時並不持日本政府簽發的護照。立委們已決定,當立法院本會期改組委員會後,外交委員會將再為琉球問題舉行會議,並邀請有關單位首長列席備詢。

  這就那段悲哀的歷史,做為犧牲品的經濟日報總編丁文治先生含淚離開了報社,更從此改變了他的整個新聞生涯。如今他再次感嘆:缺乏遠見的政治家絕非人民之福!

  琉球傳統文化與中國情結

  自從日本竊取琉球後,為扑滅琉球人的國家意識和獨立風潮,不擇手段,使用了各種軟硬兼施的方法,強行「日本化」。那時琉球人的漢化很深,雖然經過日本七十年的「皇民化改造」,但千年積累下來的中華文化根深蒂固,基本未變。他們使用與日本完全不同的漢語方言,風俗民情、社會人文依然屬於儒家文化,口音屬閩南語和臺灣語系,更有自己獨特的歷史,採用的是中國的農曆年號,節日喜慶也與儒家文化大同小異。一九七二年美國將琉球再度「轉讓」日本後,日本為消除中華文化,強制推行「國民義務教育」、穿日本服裝、吃日本食品。每一個孩子必須進入只能講日語、學日本文化的學校,接受至少十年的「免費教育」。而為消滅漢語方言,從小學起便在每個班級都製作三張「方言卡」,誰講方言誰就會領到卡,持卡者直到發現其他講方言的人,才能傳給下一個,直到這位持卡人發現另一個。而每到放學以後,持卡的這三個學生則必須留下來打掃教室。因此,許多拿到卡的小學生,不惜和同學打架,逼同學用方言脫口說出「好痛」或「混蛋」,以轉移卡片逃避掃除(9)。這樣使琉球「日本化」到現在,依然沒有使他們忘記歷史,忘記祖先。至今琉球人最愛引以為證據的是:日本人總是在客廳擺一把武士刀作為裝飾,而琉球人則是擺類似中國琵琶的三弦琴,以此來對比日本的凶殘好武,琉球人的愛好和平。

  琉球人說:我們不是日本人

  九六年底,琉球美軍在基地事件再次雪上加霜,首先從美國傳出,美軍前不久,在琉球使用了放射性核子槍彈頭,練習射擊,給琉球造成核污染。事情的嚴重性並不在於核污染本身,而是當美軍告訴日本政府時,日本心懷鬼態,拖了半年之久都不告知日本人民,更不告知琉球人,直到事情終於從美國暴發出來,再也按不住了,日本才急忙把這一舊聞公布出去,這使琉球人對日本更加不信任。九七年三月,就在美國國防部長科恩訪問日本時,駐琉球美軍又傳出強暴、虐待琉球婦女醜聞:一個美軍將一名琉球婦女從頭頂上扔出去,落在床上摔壞了好幾根骨頭。這件事無疑又一次在琉球的排美抗日的烈焰上,火上加油。日本政府使出兩面手法,首先推出一個「振興琉球法案」,準備投入大量資金,要在琉球推行所謂的「一國兩制」,給予琉球更大的自主權,自治權。另一方面於九七年四月,日本國會強行制定「美軍駐琉球法案」,不顧琉球人強烈的抗議,企圖把美軍強駐琉球變成正式法律,強制那些不願將土地租給美軍的數千戶琉球人,租出他們的土地。結果引發琉球更大規模的抗議示威。他們不僅在琉球本地抗議,四月十七日,更有琉球居民團體代表一百人,穿著不同與日本的琉球民族服裝,拿著象徵著琉球民族的傳統樂器鼓和三弦琴,在審議駐軍法案的日本國會前,聲嘶力竭地抗議。但日本議會還是無視琉球人的反抗,強行通過了此法。這樣,琉球嘩然,要求獨立的呼聲再度高漲起來,現在,在琉球書店裡,醒目的琉球歷史書中印著:「琉球曾是中國的附屬國,我們不是日本人」。

  以攻代守:保釣必須保琉球

  在中日關係的近代史上、在歷次保釣運動中,與日本相反,中國總是被動保守,民間熱,政府冷,諸多失誤。強烈對比出雙方政府,一個精明能幹,一個封閉朦昧;一個處心積慮、步步進逼,一個保守內向,腐敗無能,這也正是兩國在近代發展中為什麼差距如此之大!更有甚者,一九七二年在中共從臺灣手中,接過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後,對琉球主權問題甚至絕口不提,這麼大的一樁主權案,兩岸竟然都忘記了!

  筆者曾與多位具國際眼光的日本學者深入探討:為什麼日本不能像德國那樣徹底檢討它的侵略歷史和戰爭罪行,而痛改前非呢他們的回答非常坦率:第一,戰後日本從來沒有真正感受過足以使它改變的「國際壓力」,這也有戰後美國利用日本進行「反共戰略」的因素,轉移了國際焦點、世人的視線;第二,天皇制的保留繼續了日本的政體和意識形態,麥克阿瑟被日本捧得忘乎所以,以至心慈手軟,姑息養姦。在中美朝鮮戰爭時,美國甚至支持日本違反其憲法「非武裝」的原則成立「自衛隊」,如今它已是世界上耗資第二大的軍隊;第三,日本從來就是一個注重「實力主義」的民族,它不信真理,唯信實力。在它全盤吸收西方文化的明治維新時期,正是西方達爾文主義「適者生存論」和尼採「權力哲學」風行的時候,這種思想在日本從此扎根結果,以至於和德國一樣產生野蠻的軍國主義;第四,近代史上,日本基本上是以鄙視的眼光看待亞洲國家,想他們「如此無能、遠不及日本」。至今,日本對中國大陸的印象仍然是貧窮、骯髒、無禮--而且還專制愚昧。前幾年日本最大的自民黨,在吹噓自己「治理日本幾十年的輝煌成就」時,輕蔑地列舉亞洲國家及中國:「那些支那人(對中國人的蔑稱)至今還像野獸似的住在洞穴(指陝西一帶的窯洞)之中----」

  在今天保釣運動中,釣魚臺主權與琉球主權必須相提並論。中國從來沒有承認過琉球歸屬日本,現在更不能放棄。並且,挨近臺灣約有五十海浬的先島群島,就連日本自己也承認是中國領土,理當首先歸還中國,至於北部琉球問題,則可在「主權為中國所有」的前提下,視中、日和琉球人民自主談判決定其歸屬或獨立。保釣、保琉球運動只有以攻代守、積極主動,才能有更多籌碼與日本就釣魚臺和琉球問題談判、交易、妥協,才能不愧對祖先、恥後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