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國是「世界霸權」嗎?──兼與浪濤先生商榷

2001-10-17 21:24 作者:南微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高唱反對「世界霸權」,具有很強的煽動性,說穿了只是從其自身的獨裁統治利益出發,針對以美國為首的人道民主陣營。對於中共的歪理,要重內容,看本質,明辨是非,才能擺脫似是而非的實用主義與形式主義。

中共以自身統治界定「世界霸權」

中共獨裁者反對「世界霸權」的叫囂很具有煽動性,極易引起有過殖民地屈辱史國家民眾的共鳴,引起人們的思想混亂,成為狹隘愛國主義大爆炸的導火索。因而認清中共對「世界霸權」一詞的實用主義、形式主義之界定,很有必要。

縱觀中共半個世紀的外交,其對「世界霸權」一詞的界定不外乎三個條件:一,和中共利益相反──這是實用主義的;二,整體實力超過中共;三,反中共聯盟中最強大──後兩條是形式主義的。

韓戰期間,美國和中共利益相反,實力超過中共,是聯合國軍中的主力,所以美國是帝國主義,是「世界霸權」。中共和蘇聯對立期間,蘇共實力超過中共,是蘇、東陣營中最強大的,老大哥也成了「霸權」。科索沃危機期間,北約出兵干涉,與中共利益相左,是美國為首,實力超過中共,所以又是「美國霸權」。總之是不問「霸」的內容、性質是什麼,不分是非曲直、人道與反人道、正義與不正義,一切以維護中共自身的統治為轉移。跟著中共這種實用主義、形式主義的形而上學界定的「霸權」論嚷嚷的人,成了中共專制主義和侵略勢力的幫凶。

金日成開第一槍美反成「霸權」

以韓戰為例,當時許多中國大陸人聽了中共的一面之辭,真的以為是南朝鮮武裝入侵北方,朝鮮人民軍自衛反擊打敗了南方,美軍在仁川登陸,要幫助南朝鮮吞併北方,進而侵略中國,所以「唇亡齒寒」,令中國要「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照此邏輯,美國當然是「世界霸權」無疑。現在事實已經清楚,韓戰是在美軍已經撤出南朝鮮之後,南韓軍事力量單薄,金日成以為有機可乘,悍然發動侵略,企圖用武力強行統一南方,改變戰後南北分治的局面。真正的侵略者是北朝鮮,是金日成。中國參戰只是做了侵略者的幫凶。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倒是師出有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用中國的古話來說,美國是在替天行道。試問,哪有侵略者不是「霸權」,而反對和制止侵略卻是「霸權」的道理?

科索沃危機,是獨裁者米洛舍維奇對阿爾巴尼亞族裔實行種族屠殺,引起國際公憤;北大西洋聯盟各國,也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最後把米洛舍維奇送上國際法庭,贏得了世界各國人民的支持。但是高唱「主權高於人權」的中共獨裁者最不願意看到這種結果,所以再次潑婦大罵美國是「世界霸權」。

以獨裁統治利益假冒「中國利益」

中共的對「世界霸權」的實用主義、形式主義的界定,是和它把維護自己獨裁統治的利益假冒成「中國利益」,把世界上反對中共專制獨裁統治的聲音誣蔑為「反華大合唱」一脈相承的。正是在這種靠新聞封鎖、撒謊騙人才能維持的荒謬界定下,中共處處以反對「世界霸權」的急先鋒自居,結果是,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共的外交自始至終都只是在世界潮流旁的陰溝裡徘徊,見不到天日。從建國之初,毛澤東按斯大林所命出兵朝鮮,令志願軍充當侵略者的炮灰;反對匈牙利革命,反對蘇共批判斯大林的撥亂反正;用高昂代價進行的所謂援越抗美,製造了一批批的越南難民;支援屠殺柬埔寨人民的紅色高棉直到最後敗亡;在海灣戰爭中偽裝中立,同情和縱容侵佔科威特的伊拉克;到科索沃危機期間支援種族屠殺的米洛舍維奇──幾乎所有重大的外交舉措,中共都是與人權、民主與世界和平背道而馳的,嚴重損害了中華民族在國際上的尊嚴和形象。

針對以美國為首的人道民主陣營

自毛澤東、鄧小平到江澤民都全力追求世界格局的「多極化」,反對「霸權」和「壟斷」,但它實際上所針對的,正是以美國為首的人道民主陣營維護世界和平、民主和人權的一極。他們希望利用民主國家之間的矛盾,威脅利誘,使之分崩離析、分化瓦解,以便讓中共對中國大陸的獨裁統治得以坐大。

如果世界各國人民都按中共的界定去反對「國際霸權」,那就會把美國等現今世界上維護和平、人權和民主的主要力量捆縛起來,聽任獨裁勢力、恐怖主義之戰爭機器為所欲為,其結果可想而知。沒有美國的介入,韓國人民早已在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奴役之下,和北朝鮮人民一樣忍飢挨餓、背井離鄉而成為國際難民了,根本成不了亞洲一條小龍。沒有美國的介入,科威特已歸入伊拉克版圖,伊拉克的擴張主義將更加猖狂。科索沃阿爾巴尼亞人的命運不會比俄羅斯的車臣人和中國的維吾爾族人好多少。沒有美國的介入,中共的魔爪早已伸向臺灣,臺灣人民也早在「三面紅旗」下和大陸人民一樣,人均生產力離世界先進水平越來越遠,哪裡還能過著今天富裕的生活,甚至投資百億美元計的資金,有助大陸國民經濟發展,哪裡還能享受比較充分的人權、自由、民主,以及各黨派之間和平地移交政權而展示未來中國之希望?所以我認為不分是非曲直,盲目地按中共實用主義、形式主義的定義,形而上學地去界定「世界霸權」,隨聲附和,亂攻一氣,實為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的糊塗舉動。

美國「國家利益」與人權民主和平一致

最近紐西蘭的浪濤先生在其《布希政府對外戰略的實質》(見《爭鳴》二零零一年九月號)一文中提出「美國是民主國家,但有它自己的國家利益,而追求和維護世界霸權是它對外政策中最重要的國家利益…軍工財團主張大力發展軍火工業,與中共進行軍事對抗,壓服中共;民用財團則提倡與中共發展經濟貿易關係,逐步和平演變中共。雖然在中間不乏促使中國成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因素,但在更大程度上是追求和維護美國的利益……」云云。對於這種「自由民主國家的國家利益和維護世界霸權」,我們應採取什麼態度呢?浪濤先生只提出:「不管是側重軍事對抗還是和平演變,大可不必為其戴上道德的光環。」這樣一來,「促進中國成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因素」這個胎兒,因為被夾在「美國的國家利益和維護世界霸權」的污水之中,就一起給倒掉了。此類觀點的前提,似乎是美國的國家利益和「世界霸權」一定是和「促進中國成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因素」相對立的,毫無根據。對之「戴上道德的光環」也許沒有必要,但是否要對它一概加以譴責,浪濤先生則沒有提及。這,就很容易引導人們去認同中共對「世界霸權」一詞的形而上學界定。

我倒認為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它的國家利益和對外舉措,在主觀上或者至少在客觀上經常和維護世界和平、人權和民主相一致,因而也和其他國家人民的利益相一致。在這種時候,即使完全照中共的實用主義、形式主義界定,我們也不必跟著中共去罵美國是在維護「世界霸權」,哪怕是美國的軍火商人大發了戰爭財。反之,如果美國的舉措妨礙了世界和平,不利於各國人民爭取民主和人權,那麼即使不符合中共的界定,只要它強行出頭,也應譴責它是世界霸權,堅決反對。總之,原則當為先分清是非,判定性質,而後再看形式。

例如像二次大戰、韓戰、海灣戰爭,美國都做了好事,也都符合美國利益,美國的軍火商人也都發了財,我看就不必視之為「世界霸權」。如果有一天,美國為了自己的國家利益和軍工集團的利益,不關心民主臺灣的安全,反和專制統治的中共勾結,把大量先進武器賣給中共,縱容中共武力犯臺,這就既對中國人民不利,也對世界和平、民主和人權事業不利,那就必須嚴正譴責美國的霸權主義,即使中共舉雙手贊成也不例外。

對中國民主化有利,兩手都可選擇

至於中國應「側重軍事對抗還是和平演變」,哪一手對促進中國早日民主化最有效,就是最符合中國人民的最大利益。對此中國百姓應及早普遍關注,否則到了中國的國家財產、土地、礦山全被貪官污吏侵吞完畢,資源賣盡,成百上千億美元進了外國銀行的中共私人賬戶,留下一個更爛的爛攤子,會對未來的民主中國設置重重障礙。早點民主化,留下的東西多一點,對已被侵吞的財產追查起來也方便一點,於國於民都是有利的。從維護中國人民的利益出發,對美國的軟硬兩手作出科學評估,正確引導民眾,影響美國的政策,是完全有必要的。事實早已證明,在一個沒有集會、結社自由,沒有言論、新聞出版自由的國家裡,所謂「和平演變」已有機會嘗試了幾個十年,可中國人的自由、人權及中國的民主反而每況愈下,這不能不引起國人的警覺。

美國只能做有能力管的事

社會上有不少人常以美國對外政策因國家的大小、地區的不同,因關係的親疏而有所差異來證明其並非真正濟弱扶危替天行道,骨子裡還是國家利益、霸權主義。只要稍加分析,這種指責就站不住腳。

例如,常有人說,科威特是被伊拉克侵佔,科索沃是在南斯拉夫;如果是在俄羅斯或大陸中國,恐怕美國就不一定出兵干涉了。又如,也有人說,美國對歐洲、中東、亞洲的事務管得多,往往進行軍事干涉,而對非洲大陸,似乎不太熱心,最多派少量和平使者,因為非洲離開石油利益關係較遠,關係親疏情況也是如此。所有這些,也許都是客觀存在的,但美國雖強大,它是民主國家之一,任何外交舉措都要靠美國全體納稅人來支付的,他們的能力是受預算限制的,只能做它有能力可以管的事,不能超越這種可能性。只要管得對,管不了全部就管一部分,管不了大的就管小的,管不了疏的就管親的,這有何不妥?管一點,總比一點不管,甚至倒行逆施、為非作歹、助紂為虐,躲在陰溝裡煽風點火要好!另有部分人則取折衷主義態度,各打五十大板。他們認為伊拉克侵佔科威特是不對,美國出兵干涉也應該,但伊拉克已投降,還要對它制裁、檢查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設禁飛區,似乎太過分了。他們據此抨擊美國是「霸權主義」,甚至把美國的這些做法,稱之為欺負伊拉克,把它和恐怖主義者劫持民航飛機、撞毀紐約的世貿大廈這種屠殺成千上萬無辜平民生命的罪行相提並論──真可以說是糊塗到家了。伊拉克雖已戰敗投降,但侵略政府還在。中國自有古訓:「死灰復燃」,「除惡務盡」──美國的制裁、檢查、禁飛都是符合世界和平、民主和人權的最大利益的。和恐怖主義者濫殺無辜的滔天罪行,怎能同日而?!

美國對付獨裁政權的「統一戰線」

還有人用美國曾和中東、亞洲等好多專制統治國家打得火熱來證明其維護和平、民主和人權是假,維護美國利益和「世界霸權」是真。其實,在冷戰時代,美國和部分標榜反共的獨裁專制政府接觸並給予相當支援,主要還是出於在政治上孤立和打擊當時對和平、民主和人權威脅最大的國家蘇聯之需要,同時還有想藉機影響和幫助專制國家向和平、民主和人權的方向轉化的這個天真因素(克林頓可算是這種意見的總代表)。現在對此喋喋不休者就和指責美國歷史上有過屠殺土著、奴隸制和種族歧視所以今天就不配講人權者一樣無聊。正是因為認識到自己祖先對待弱勢集團基本人權之侵犯有違人道,今天美國人才首倡基本人權的普遍性;正是因為要阻止蘇聯獨裁專制把它的紅色恐怖蔓延到全球,冷戰中的美國才對部分標榜反共的獨裁專制政府、組織使用了「統一戰線」這個中共常用的「法寳」。冷戰後,美國迅速撤除了對這些獨裁專制政府、組織的支援。但為了照顧美國商界很多時候是一廂情願的所謂商業利益,也由於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存在的上述克林頓主義之天真,美國仍然與中共等獨裁專制政府保持來往。不可否認,美國外交政策受不同時代國際環境的制約,有不少不成熟或失當之處(如一度對宗教極端主義及其支持者過於寬容而自食其果),但這和所謂「世界霸權」是扯不到一塊的。

明辨是非才能擺脫中共歪理

現在,中共高唱反對「世界霸權」、提倡「多極化」,和恐怖主義者劫持民航飛機撞毀曼哈頓世貿大廈一樣,都是為了孤立和打擊維護世界和平、民主和人權的主力,兩者在國際上有異曲同工之惡:一個暫用「文攻」,一個妄使「武嚇」。對此問題,世人宜熟思之──唯有重內容,看本質,明辨是非,愛憎分明,才能擺脫中共似是而非的實用主義、形式主義羈絆。

(原載:《爭鳴》二零零一年十月號)(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