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戴河風雲 萬言書波瀾

2001-08-15 21:1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將討論把江澤民「三個代表」理論寫進十六大黨章,並部署新領導體制,但北京近日流傳多份「萬言書」挑戰江理論,將影響中共命運。

距離北京市區約二百公里的北戴河,位於秦皇島市西南,北依蓮蓬山,南濱渤海,是著名的海濱避暑度假勝地,這一刻卻成了人們關注的政治焦點。中南海高層自七月底起,陸續來到這裡,邊辦公邊休養邊決策。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在北戴河會見了美國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拜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也在這裡會見日本自民黨前幹事長野中廣務;中央各種重要會議會在此際舉行。但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卻是在中共步入新世紀的第一場關係黨的前途命運的大爭論、大交鋒的背景下舉行的。

今年七月一日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在建黨八十週年發表的講話,引起了強烈反彈和思想混亂,一些中共元老和傳統左派更是提出要「清算」江澤民的論述。據悉,今年的北戴河工作會議,將以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論述,圍繞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建設一個甚麼樣的黨和怎樣建設黨這個基本問題,統一思想,並醞釀寫進明年舉行的中共十六大上修改的黨章中。中共高層在確立江澤民「三個代表」的「理論體系」的同時,也會對幹部年輕化作出重大布局,以便江澤民離任後,形成遵循他「三個代表」思想理論的新一代領導人陣營,即中共十六大的人事安排,也是這次聚集北戴河的重點議題。

江澤民是在去年二月視察廣東時提出「三個代表」的思想的,即中國共產黨要始終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始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始終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今年七月一日,江在紀念建黨八十週年的大會講話時明確表示,允許私營企業家入黨。這一觀點激起北京政治理論界強烈震盪,引發了中共關於黨的前途和命運的大爭論、大交鋒。

萬言書責江為富人講話

在北京,目前私底下流傳著多份習慣稱為「萬言書」的公開信。這些所謂「公開信」認為江的「七一」講話,在廣大黨員和高層幹部中間,產生了「重大的政治分歧」,這一分歧「將給中共的組織分裂埋下思想禍根」。這些「萬言書」質問說:「七一」講話,究竟要將中共引向何方?共產黨的總書記到底代表了誰?江澤民為甚麼不正視、不解決中國社會貧富差距的尖銳矛盾,卻大為「富人」講話?「資本主義已經滲透到共產黨內最高層個別人的靈魂之中,這就是和平演變的最好範例」。

在中共內部,有人認為中共出了戈爾巴喬夫,出賣了中國共產黨;有人認為中共出了李登輝,分裂了共產黨;有人認為,「七一」講話,是「黨的個別領導人擅自決定重大問題」,不是理論創新,而是「重大理論修正」,「它涉及到根本改變黨的建黨學說、共產黨的基本性質,嚴重違反黨章規定和組織原則等大是大非問題」。

其中,流傳最廣、影響最深的「萬言書」是兩封,一封由「一群共產黨員」鄧力群、馬文瑞、吳冷西、段若非、喻權域、李爾重、馬□伯、魏巍、袁木、林默涵、林炎志等十七人署名;另一封是原北京軍區政委傅崇碧、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鄭天翔和原北京軍區政委劉振華三人署名。目前,尚無法證實這些署名的真偽,不過,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所一位研究員指出,這幾份萬言書,有理論,有分析,有個案,有不少統計數字,不是一般人所能寫出的。萬言書流傳這麼廣,影響這麼大,署名的人士中,除了袁木表示否認參與外,至今沒有一人站出來申明自己沒有簽過名。更重要的是,這些萬言書在社會上廣為流傳之際,中共高層在多個重要會議的場合,不指名地對萬言書的挑戰,作出了不尋常的反擊。這也說明,這些萬言書的思想,在中共黨內有一定的市場,一股對江澤民「三個代表」不滿的思潮來勢洶湧。

尉健行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江澤民「七一」講話會議上強調說,必須把維護黨的政治紀律,作為紀律檢查監察機關的首要任務。他指出,黨的團結統一是黨的生命,如果沒有嚴格的政治紀律,就不可能有黨的團結統一。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加大執行檢查政治紀律的力度。

地方領導表態絕不尋常

中共中央宣傳部長丁關根在中央主要新聞單位主要負責人學習江「七一」講話會議上指出,要牢牢把握政治導向,絕不給違背中央精神的錯誤言論提供傳播渠道。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也在北京市委、市政府理論學習中心組會議上表示,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要做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在江澤民「七一」講話後,各省市、自治區的中共省委書記,罕有地紛紛在中央電視臺,對「三個代表」理論表態。根據中國大陸的政治經驗,如此做法正說明中國的政治舞臺一定出了甚麼大事。

據瞭解,北戴河中央工作會議已確定,今秋在北京舉行的中共十五屆六中全會上將通過關於加強中共黨的建設工作的決議,目前一份《江澤民與新時期黨的建設》的文件,正在黨員幹部中作為學習重點。這也是中南海力圖抵擋來自傳統左派抨擊的一大舉措。

到明年中共召開十六大或後年舉行十屆全國人大時,江澤民、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人大委員長李鵬都面臨著退休。按照中共「年齡劃線」的人事制度,超過七十歲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江澤民、李鵬、朱鎔基、尉健行、李嵐清都要退下舞臺,而今年五十九歲的胡錦濤和六十七歲的李瑞環都會留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作為中共第四代領導核心的態勢已成定局,十六大籌備班子也由他和中央組織部部長曾慶紅和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溫家寳負責。中共十六大是中共幹部大規模新老交替的轉機。據悉,北戴河會議上,中共高層已提出中共十六大中央委員名單,還初步擬出一份新一屆政治局委員名單。

中共中央黨校一位學者說,按慣例,中共高層今年八月在北戴河期間,開始為中共十六大作準備。他剛從北戴河一個會議上回到北京,他聽說中共高層在北戴河期間議論到的問題涉及各方面,相當務實,例如加入世貿組織後的經濟和社會問題,高層對目前的股票市場的震盪相當關注,國有股減持問題、私企上市問題、購併重組問題、私募基金問題等也都有所涉及,當然也議論到國際問題、臺灣問題,但江澤民目前最關注的卻是他的「三個代表」理論體系的確立,以及在他離任前安排好接班人的人事布局。(亞洲週刊/江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