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片段回放 “死士”之纤弱高尚(组图)

2019-07-03 23:33 作者:明月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7月1日,香港民阵发起“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游行示威。
7月1日,香港民阵发起“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游行示威。(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7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明月香港报道)在香港主权移交的22年当中,香港好像一叶风雨飘摇的扁舟,随时遭遇更大的风浪令船沉海底。在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香港更像历经半世纪般辛苦漫长,三次大型“反送中民主抗争活动,三条年轻生命的逝去,都似改变不了这夜扁舟沉沦的命运。

记者发现,在这场“反送中”的运动中,走在最前线的大都是18至25岁的花季少男少女,他们肩负着沉重的未来,却在七一这天的夜晚,以“死士”之姿采取“绝望一步”,以死守我城的悲壮,谱写了香港民主进程的一页篇章。让香港在这一天的夜晚,闪耀着灿烂星光。

有人说,香港今年的七一游行与往年不同,以往民众会有不同的诉求,包括政治、民生、土地等多方面诉求。今年55万人上街则为了同一个政治诉求,就是撤回“送中”恶法。

而在过去的日子里,当103万人上街,200+1万人游行,以及三位年轻人以死抗命的牺牲,都无法唤醒冷血政府的良知时,55万市民再次走上街头。

在金钟太古广场路边,有悼念最早在此堕楼的义士。
在金钟太古广场路边,有悼念最早在此堕楼的义士。(图片来源:明月/看中国)

一路上,记者多处见到悲壮伤感的场景。在铜锣湾,有学生向示威民众派送白花;在湾仔通往金钟的路上,有人设立灵堂,不少游行经过的市民驻足默哀;而在金钟太古广场路边,更有悼念最早在此堕楼的义士。束束白花,寄讬着素不相识的“家人”的哀思和悲伤,还有惋惜和愤怒。

7月1日,香港学生在铜锣湾向示威民众派送白花。
7月1日,香港学生在铜锣湾向示威民众派送白花。(图片来源:明月/看中国)

7月1日,派发传单的香港学生。
7月1日,派发传单的香港学生。(图片来源:明月/看中国)

7月1日,派发传单的香港学生。
7月1日,派发传单的香港学生。(图片来源:明月/看中国)

而无论在游行的路上,还是地铁站,亦都随处可见懂事的孩子们细心设立的垃圾分类站,主动回收市民手中的垃圾,令55万人游行过后街道依然保持洁净。

随处可见学生们细心设立的垃圾分类站,主动回收市民手中的垃圾。
随处可见学生们细心设立的垃圾分类站,主动回收市民手中的垃圾。(图片来源:明月/看中国)

当示威者走到金钟站终点时,有少男少女呼唤大家到立法会门外以及当年的占领区支援。其实,大家都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当55万人在街上的呐喊,3条儿女的性命都不能换来冷血母亲的一滴眼泪时,他们只想再多停留一会,不想就这样再次无果而归。

由白天走到夜晚,累吗?大家都很累。但是,绝望中的年轻人背负着沉重的未来,更累。当记者到达终点,想跳跃马路围墙落到当年的伞运广场时,是孩子手把手的接应,并细心地问候,“小心啊!”,互不相识的人见面亦都互相打气“加油啊!”

7月1日,香港“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示威游行。
7月1日,香港“撤回恶法 林郑下台”示威游行。(图片来源:明月/看中国)

夜晚,孩子们终于采取了“绝望一步”,以牺牲一切的“死士”之姿冲入立法会,将“万劫不复退无可退”横幅插在议事厅主席台上,另一面则写有“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虽然过程中,立法会大门的玻璃被撞烂,议事厅内被涂鸦“林郑下台”,有建制派人物肖像被损毁,但在具有历史文物价值的建筑物上他们则贴有“不要破坏”标语。而餐厅雪柜里的汽水减少的同时,门上却贴有“我们不是贼人,不会不问自取”,篮子里面却留下了钱。

在警察宣布清场后,大部分示威者经商讨后离开立法会,但稍后又折返,整个晚上,互不相识的示威者都在用稚嫩的声音大喊:“一齐走啊”“一齐来,一齐走啊,一起返屋企啊(回家)!”

七一虽然过去,但走在街头的一幅幅画面仍在记者脑中不停回放。种种场景,不只一次令记者动容。看到那些纯净稚嫩的孩子,感觉看到了香港的希望和明天。感觉香港很美,今年七一的夜晚,更美。

在此,记者也要补上一句,“孩子们,加油!”黎明前的黑暗不会长久,留待有用之躯,准备观赏即将到来的黎明吧!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