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十)(图)

第十回 穿鬼林惊见仙境 买新房喜听佳话

2019-06-21 15:00 作者:黄靓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穿鬼林惊见仙境 买新房喜听佳话

三日之后,干爹干娘带着两个姑姑启程了。仍然坐着那辆双骡马车。南行五十里又西折,转入一条马路。这条马路沿河而建,河面开阔,河水清澈,从西向东缓缓流去。水面上不时有客轮和货船经过。他们的马车向河流的上游行去。太阳偏西时,他们到了河边的最后一个码头停下。河岸上马路边有一个集镇。他们住进了一家客店。吃过晚饭,来接他们的王大叔告诉大家:“明儿一大早就要赶路,再西行十余里,然后穿过‘鬼林’就到家了。林子里又黑又冷要准备好两盏马灯。每人要备下一件厚衣服,还要带水和吃食。尽管横穿树林只十几里路,可全是上坡路,再加上没有路,车子要绕树前行,就慢不少。”

紫娟问:“这树林为什么叫‘鬼林’?这名字好瘆人。”“对!这个树林绵延近百里长,是个原始森林。里面阴森森,冷飕飕。外人进去就迷路,往往在林里转来转去,总也出不了林子,时间一长就饿死渴死在里头,很少有人活着出来的。原先有几家大胆的农户在林边住过,因林子常有野兽出没,听说尤其晚上,林子里闹腾得厉害,鬼哭狼嚎,虎啸猿啼,禽鸣……他们都吓跑了,从此树林十里之外没人敢住。人们就叫这树林‘鬼林’。”

王大叔又神秘地小声说:“我们山里人传说,是我们的祖辈们在林子里头布了迷魂阵,以免外人进来打扰。”紫娟问:“那咱们明天要进了迷魂阵怎么办?”王大叔说:“说来也怪,有缘人进去就不迷路,能顺利地横穿树林进到我们山里。我们山里人很少出来,只有我跑了几次,所以里长和柳奶奶派我来接你们。”“噢!--”紫娟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还是有些担心。干爹说:“明儿一早就要赶路,早点安歇吧。”

第二天一早,他们准备停当,启程了。果然,出了这个镇子,眼前就是一片荒原,没有人烟。周围出奇的静,河中的水流声却越来越大。不久,他们赶到了树林边,只见左边一座形如石柱般的高山直插云霄,石柱两肋泻出两股银龙般的瀑布,飞流直下,汇成一湾清凉的湖水,湖水奔腾而下,冲出这条大河。这里就是河的源头了。右边就是一带莽莽苍苍的树林,马路到此也终止了。只觉一股阴气迎面扑来,不觉打了个寒噤。众人连忙穿上厚衣服。王大爷点上马灯,坐在前边车辕上,手执马鞭,打了个招呼:“咱们要进树林了。”

黛玉往紫娟身边靠了靠,手微微发抖。王大爷笑了笑说:“不要怕,有我呢。”外面阳光朗照,但进了林子立刻黑了起来,树缝中透进点点日光。不久,连这点阳光也消失了,周围黑黢黢冷森森。眼睛在黑暗中习惯了,往周围一瞧,只能瞅见几步远的地方,朦朦胧胧见到高大的树影,树木之间又有密密的杂乱的灌木,大树和灌木之间又有无数藤条缠绕,真是密密匝匝,哪里有路?可是王大爷竟能架着宽宽的马车顺利穿行,怪哉!大家默不作声,静得有点诡异,干爹没话找话,话音刚出,这声音也变了,更加怪异。这时干妈从身边拿出一条被子盖在黛玉紫娟身上说:“睡一会吧,一觉醒来就出了林子,就见到日头了。”

被子暖暖软软,车儿摇摇晃晃,再加上昨晚对这神秘的林子议论了半宿,两人闭上眼睛,马上就进入了梦乡。忽然觉得有强光刺眼,睁开惺忪的眼睛,望了望四周,呆了。只见远处,沃野千里,四周奇石林立,峰峦叠翠,河如银链,飞瀑如玉;近处树木成荫,鲜花遍地,河水欢唱,莺歌燕啼。紫娟揉了揉眼睛,说:“我睡醒了没有,是在梦境中吗?”只见几个人对她笑,她只管迷迷糊糊,又说:“要不,我是撞入一幅美妙的大画中了?”只听赶车的王大叔朗声大笑:“姑娘!我们穿过了树林,进到了山里,快到家了。”黛玉紫娟连忙回头看,只见后面苍翠的一片树林,棵棵乔木参天,翠盖欲滴,树下鲜花如锦,林中传来清脆的水流声。

这时忽然从林中窜出一群鹿,两只大鹿,三只小鹿,显然是一家。到了林边,它们站定,瞪大眼睛,向这边呆望。黛玉紫娟高兴极了,恨不得跑去同小鹿玩耍。紫娟问:“这就是咱们穿过的鬼林?”大叔说:“咱们山里人叫它秀林。”黛玉说:“秀林,好,真是秀美无比,同是一个林子,那边是面目狰狞,这边却是妩媚秀美,竟是两张面孔。”王大叔说:“我们山里人好喜欢这片树林,这边的树木疏密相宜,里边一点都不黑,也没有猛兽,有采不完的蘑菇木耳,看不尽的各色小花,里面还有河流,泉水,还有大湖!林中的大湖,水清得像蓝色的琉璃。”四人听得无限神往。王大叔说:“咱们盖房子,做家俱,也都用它,连每日烧火做饭的柴禾它都给咱预备好了。满地都是风刮下来的树枝,捡回去当柴烧,用不完。”“那么好的树,竟舍得把它砍下来?”紫娟问。

“我们不是乱砍,里长指定一块地方,而且砍下一棵老的,树根旁边就能生出小的树苗,你们看,那一片。”众人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大片嫩绿的小树婆娑生姿,生气盎然。王大爷又指着一座高入云天的山石说:“看!它就是咱们在山外看到的那个高大石柱山,这是它的背面,你们看,像什么?”众人不约而同地回答:“像大石门!”“对!它就是一个坚固的大门,把咱山里的景色都挡住了,外边看不见,看那门两边各有一条缝,水从那缝里流下,流下的两股水就是我们在山外看到的两股瀑布。水日夜不停地流,也不知流了多少年?反正就冲出了山外的那条大河。”众人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望着这高入云天的巨门,只见黝黑的巨石,光亮水滑,周边齐整如切,巨石边上的树木花草如同给这石门镶上了花边。几条河流到此汇集,欢唱着涌到巨石脚下,巨石用它坚固的身躯欣然接纳温柔的河水。

“轮子!轮子!”黛玉忽然轻呼。众人愕然。干娘问:“什么轮子?”“五颜六色,流光溢彩,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颜色,在咱们头顶上旋呢!”黛玉兴奋地说。干爹说:“青儿,你在黑林子里呆久了,猛然见到阳光,眼发花了吧?”“不是的,我看得真真切切。”黛玉想:这山里有,王大叔一定能看见,问:“王大叔,您看到轮子没有?”王大叔停了一下,说:“我们这里也有几个人说看到过飞转的轮子,我没看见过。长老说,开了天眼的人才能看见。这姑娘一进山就看到了,来头不小啊。”众人都不作声了。

不一会,只见前面一个大村落。一排排房舍掩映在桑竹之中,鸡吠相闻,炊烟嫋嫋,男女老少悠然自得地走在村中小道上。马车停在一家普通的农家院落门前。院门大开,一位老奶奶走出来,只见她鬓发如银,面色红润,眼睛明亮,神采奕奕。干爹干娘扑上去,拉住老人的手,喊“姑母”,老人闪着泪花:“终于盼到你们了!”老人又说:“这两位姑娘是--”干妈连忙说:“是我们的干女儿!”老人上下打量她们,欣喜地说:“两个好俊俏的孩子,这下我再不寂寞了。”说着进了院子。老人连忙转身,招呼王大叔一起进来。王大叔说:“我要到里长那里交差,免得他牵挂,以后再来。”

这是个小巧的四合院。正面朝南,三间正房,东西两边三四间厢房。白墙黑瓦,砖铺地,院子干净俐落。进了上房,坐定。黛玉,紫娟双双给姑奶奶叩头,干爹干妈也下跪请安。老人连忙一一扶起:“自己家里,不必拘礼。”接着就拎着一个陶瓷小壶倒了四杯茶递给四人。黛玉抿了一小口说:“这茶清香甜润,像粽子的味道。”老人说:“好个灵巧的丫头。大家都说像粽子的味呢,咱们这里男女老幼,祖祖辈辈都喝这桑叶茶。这里房前屋后随处有桑树,想喝新鲜叶子的,到门口一抬手摘两片,放到煮好的沸水里一泡就行了。”“还要放点糖吧,这茶明明是甜的。”紫娟说。老人笑了,“不用放糖,咱们这里的水就清甜得很。”干爸说:“桑叶是好东西,它是一味中药,清热解毒,凉血,也是治消渴病的良药,常喝它能延年益寿。”干妈说:“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紫娟说:“难怪姑奶奶这么健康,年轻。”姑奶奶又高兴异常:“这丫头,嘴真甜。洗洗手,咱们到那屋吃饭去。”

到了一间厢房,桌子上已经摆了七、八盘菜。干爹说:“这里也有鱼虾?”老太太说:“咱们这里河多湖多,有水的地方当然有鱼虾。”“好!好!吃鱼虾比吃大肉健康。”紫娟夹了一片蘑菇。黛玉叨了一片木耳。“真好吃!这蘑菇,木耳都是从林子里摘的吗?”姑奶奶说:“这秀林可是咱们的百宝库。你们爱吃,哪天有空,姑奶奶带你俩去采,一会能采一篮子。”“好!好!真想到林子里玩玩。”“尝尝炒子鸡,咱们自家喂的。”两人吃了一小块。“这肉又嫩又香!”每样菜又各吃了一块。紫娟说:“同样的菜,为什么这里就比外边的好吃啊!”干爸说:“可能这里的水土好吧。”吃完饭,天已黑了,一天的劳累,惊吓,兴奋……真的累了,不久各自回房休息,很快进入梦乡。

第二日,紫娟对干爹说:“这里真好!比那个陶……写的世外桃源还好,咱们把大哥一家接来吧。”干爹说:“才两天没见,就想了?”黛玉说:“两天没听到小翠闹,还真的有点冷清。”干爹说:“你也想了?既然两个宝贝女儿求爹,我只好管管这事。”“什么事啊?”正好姑奶奶进门来了。“两个女儿想让她们哥嫂一家搬来住。”“一家几口人啊?”“七口人。”老太太想了想:“七口人,咱们这个小院住不下。”忽然高兴地拍手:“有了,正好有一处空房正在卖,此房空了快一年了,房子真好,只是太大了,咱庄户人家用不上,没人买。就在村东头,我带你们看看去,若满意了,咱们买下来。”

四人老远就看见一栋白楼,后院花园也是一带白墙,院内的翠柳探出墙外,柳条飘飘。大门口,两个白石狮子,两扇黑色大门缀满金钉。门半开着,往里望,只见一位老人坐在凳子上打盹。他们轻轻地走进院子,老人睁开眼睛,一惊,连忙站起:“柳奶奶来了,欢迎光临。他们是--”“是我的侄子和他们的两位女儿,想看看房子,叨扰了。”“哪里的话,盼著有人来呢,随便看吧。”“这房子主人肯定是南方人。”黛玉小声说。老人听到了,说:“这位姑娘好聪慧。我家主人完全按着南方家乡的风格建的这座房。”

“U”字形的二层楼,雪白的墙壁,廊上的圆柱及二楼的栏杆全漆成“翠绿”,绿白相映,十分清爽,素净。宽大的天井正中,一棵芙蓉,枝头尚有不少粉红的花朵开放。“这棵芙蓉点缀得极好,有了它,增了暖意,否则太素淡了些。”黛玉对紫娟说。干爹看黛玉对院子十分满意,就对老人说:“能到房内看看吗?”“当然,我来领路。请进。咱们先上楼看看吧。”只见每个房间都有宽大的窗户,房顶高挑,光线明亮。厅堂内窗明几净,卧室内绣帐高挂,窗帘低垂。老人说:“军令如山,走得急,家俱没来得及带走。主人说就留给后来人吧,愿他们珍惜。”

边说边看,最后老人把众人带到楼下客厅,让他们坐下。又泡了一壶茶,众人边喝茶边听老人说:“当年将军见这地方风景如画,就舍不得走了,更奇的是,在里长家里住了十几天,身上的宿疾竟全好了。将军是个极孝顺的人,想到病在床的二老,和自小就有哮喘病的儿子,于是决定盖房子,把二老和妻小全接来。在里长和乡亲的帮助下就建了这房子。当时全家加仆人有二、三十口人,这房子共有二十八间。也够住的了。”紫娟说:“原以为将军是本地人,看来也是外来的。他是怎么找到这地方的呢?”老人摸了摸胡须,笑着说:“说来神奇的很。我家主人武举出身,当时北方边境战火不断,主人奉命到北方率兵打仗,屡立战功,皇上加封为将军。将军最喜打猎,凯旋归来在家待命。一天打猎进入一个大林子,忽然看到前方出来五,六只鹿。主人搭弓射箭,竟然未中。一群鹿却跑远了,主人穷追不舍,眼看追到,又是一箭,仍未射中。主人想:奇了!我向来是百发百中,今天--仍去追鹿,就这样追追停停,也不知追了多长时间,忽然眼前豁然开朗,原来出了林子。眼前出现了神话般的世界,转身见那五,六只小鹿在林边望着他呢。他欢喜若狂,原来是鹿把他带到这神奇的地方。他放下箭筒,搂着小鹿,直喊:‘神鹿!谢谢。’”

众人都听呆了。姑奶奶说:“我们这里神奇的事多了,以后再讲给你们听。你们觉得这房子怎么样?买不买?”黛玉紫娟说:“很满意!买!”老人说:“主人临走时,说不在乎卖多少钱,最要紧的是看新主人能否欣赏它,爱惜它。盖这房子本来也没花多少银两。材料都是就地取材,一百多个乡亲帮忙,硬是不要人工费,我主人好说歹说,硬是塞给里长一万两银子。里长说银子收下了,那就把那几十亩湿地给你。”“什么湿地?”干爹问。“一天主人闲逛,看到一大片黑黝黝的地,走近一看,地里渗着水。主人说,这块地种水稻是最好的,怎么让它荒在这里。问里长,里长说那块地不能种小麦,棉花,就一直闲搁在那里。后来里长就把那六十亩地给了我们。我们要下来,每年都是大丰收。你们若要房子,就把那片地也要下来。”干爹对老人说:“大伯,抱歉,我和两个女儿商量一下,你稍等一下好吗?”大伯点点头。

三人小声合计了一下。很快走过来,干爹对老人说:“大伯,您刚才说这栋房子用了万两银子,我们想,这房里的家俱您老也不会带走吧,我们看还挺新的,就准备留下了,再加上那几十亩稻田,我们准备给您二万两银子,您看怎么样?”老人吃了一惊:“二万?太多!不行。从打你们进院子,我就在心里告诉主人:你要求的新主人到了!我一看,柳奶奶不用说,在这里德高望重,这位先生和这两位姑娘人才出众,知书达理,谈吐不凡。我们主人爱这房子,怕落入俗人之手,现在他可以放心了。只是这二万两银,我们绝不能要。”黛玉他们也绝不松口,最后请来了里长,总算一万五千成交。干爹又说:“我们还有个请求。”“您只管说。”干爹说:“我们请求大伯在此多呆几个月,我侄子一家不几日就到,您老人家能否教会他们种水稻再走?”“当然可以!”老人欣然答应。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