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爷抓错未到寿的 老爷子又重返阳间来(图)

2019-06-18 06:03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老人吃罢早饭,约上午九点钟时到院子里晒太阳。
老人吃罢早饭,约上午九点钟时到院子里晒太阳。(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这是一甲子前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九五三年的农历二月底,我所居住的二千余户镇子的西头有一个葛老爷子突然辞世。家人忙活后事,并把丧讯告知亲朋好友街坊邻居。

人们前去吊唁。其儿媳讲述了葛老爷子突然去世的经过:老人虽说已是七十八岁高龄,但从未有过大病,饮食起居一切都很正常。这天老人吃罢早饭,约上午九点钟时到院子里晒太阳。不多时听到老人剧烈咳嗽,儿媳急从屋内跑去搀扶老人,只见老人双目上视,喘不上气来,只是蹬腿。待儿媳唤来左邻右舍帮忙,老人已经气断身亡。老人突然辞世,实在让人难以承受,儿媳悲痛欲绝。

按五十年代的中国传统丧俗实行土葬,停尸三天后发丧。发丧那天,由一姓周的人主持操办丧事。棺材停放在正屋中,由三十二人抬的玻璃花罩放在大门外,家人亲朋按顺序站好。周主持给准备抬棺材站两侧及后边的人交待了规矩:先是他主持丧事仪式,然后手拍棺头大喊一声“走”,然后摔老盆,然后家人放声大哭,再喊第二声“起”时,众人齐抬棺材向大门外走。

一切准备就绪。周主持念完悼词后示意马上发丧。他刚想抬手拍棺头喊声“走”,后面有几人忘了规矩,抬起了棺材,待意识到又猛一撒手,结果把棺材摔在了垫在下面的方凳上。周主持很恼火。然后又将规矩重申了一遍。待周主持从新发令,他举起右手准备重拍一下棺头,可手举起后又慢慢放下,似乎在听什么。家人都很奇怪。这时周主持耳贴在棺材外听了一会儿,头上开始冒汗。人称“周大胆”的他,惊恐的手指棺材对众人说:里边有声音。

众人都吓坏了,有的慌忙向外跑去。还是周大胆有胆量,定了一下神,仔细又听听。里面确有响声。而且不是一个地方,好像里面的前、后、左、右都有人在敲。周大胆想:刚过中午时分发丧,也不应该有鬼出现。于是急同家人商量应如何处理,周大胆说,主持丧事多年,什么样的死人都见过,今天的事第一次遇到,莫非人没死?急找来木匠,取来拉锯,大家都壮起胆子,开始锯棺。

费了很大劲将棺材锯开,打开棺盖,出现了惊人的一幕:葛老爷子慢慢从棺材中站了起来,这时已是满头大汗,边喊着儿子的名字,边骂道:你这混蛋小子,怎么把我放到黑屋里!周大胆和周围所有人都吓坏了,其场景可想而知。

葛老爷子呼吸新鲜空气后醒了神,看到家人都穿着孝服,自己身上也穿上了送终的寿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大家都把他当死人了!随之喊起来:我这不是还活着吗?家人和亲朋好友谁都不敢靠前说话。还是周大胆胆子大,上前掐葛老爷子的腮帮子,捏手臂,葛老爷子疼的嚎叫。周又指着亲朋和家人让葛老辨认,都回答无误。家人又牵来家中的大花狗,大花狗高兴的一边摇尾巴一边围着葛老爷子转。最后周大胆确认葛老爷子的确未死,忙与家人合计,撤掉白纱,毁掉棺木,挂红对联,点红烛,趁亲朋都在,摆宴庆贺。

葛老爷子简单用过餐后,讲起了他三天来的经历:那日吃过早饭,到院中晒太阳,身上暖融融的,想打瞌睡,这时打了一下哈欠,刚一张口,不知从哪儿飞来一个黑球,正好从口里进到咽喉,霎时憋闷欲死。这时看到儿媳从屋里跑出来。看了不一会,自己就昏死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突然就看到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长相非常丑陋的人过来用绳子捆住他的手脚,一边一个架起他的胳膊就走。出了院门,即到了一些个从未去过的地方,上山坡、过村庄、又过河,忽上忽下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好似古代建筑的大殿上。一个管事的人坐在中间的太师椅上,前面放着大条桌。这两个架着他来的人把他扔到地上,走过去对那个人说:又来一个。管事人未说什么,从桌上拿起一个大帐簿,看了看葛老爷子,忙说:你们抓错了,他还有十年才到寿呢,快快送回去!那两个人鬼不像的人忙给葛老解了绳子,拉扯他飞快往外跑。待送到院门内后,拥到屋内,顷刻间不见了那二人。但他还是喘不上气来。正难受时,感到浑身震动了一下,后背被撞击,吐出那个黑球。慢慢醒来,漆黑不见五指,东摸西摸,地处狭小,呼人不应,忙到处敲打。正在着急的浑身出汗,透不过气来时听到了外面锯木头的声音……

葛老爷子死而复活的消息,像刮旋风一样传遍了十里八乡。人们纷纷想去看个究竟。葛家成了热闹的集市。葛老爷子索性天天坐在大门外,与大家攀谈,他谢苍天,谢祖上有德。

事情没过多久,中共邪党便开始了令人胆寒的“三反”运动。中共地方官在葛家门外贴上了告示:破除封建迷信,防止有人散布消极理论破坏镇反运动。人们对中共邪党的暴行敢怒不敢言,但心里都非常明白:葛家的事确是实事。

我最后一次见到葛老爷子,是在1961年深秋季节的一天傍晚,正是中共造成的大饥荒年代。那时葛老爷子饿得皮包骨,无力的坐在院门外,面色黢黑,眼睛都无力眨一下。不几天,葛老爷子便真的与世长辞了。可想当年无粮下锅,连野菜都吃不上,老人的身子骨就更无法扛过去了。

葛老爷子没有死于疾病,也没让小鬼捆走,却让中共这个邪灵附体的恶党夺走了生命。大饥荒之年,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生命惨死于邪恶中共之手,真是令人叹哉!叹哉!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