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万人反送中 港共一意孤行(图)

2019-06-12 10:44 作者:林忌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6月9日,香港发生“反送中”大示威。
6月9日,香港发生“反送中”大示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12日讯】继1989年的声援天安门学生的示威,及2003年七月一日的反廿三条(基本法国安法)示威后,在刚过去的周日即2019年6月9日,香港再来一次史无前例的示威,主办机构民阵说参加人数有103万人,而当年有份参与反廿三条的游行者,都指出今次参与者不会少于2003年的一次;由于游行人数众多,香港的铁路系统也无法负荷,港岛多个地铁站要间歇性封闭,由尖沙嘴到旺角一带的地铁站,甚至将军澳线过海的地铁,也一度延迟以至暂停闸机入闸,以减少进入月台轮候的人流;游行由下午二时多提早出发,到当晚十时才结束,香港人不是未试过,就是很久未有试过对政府如此愤怒。

然而比起2003年连续三日不敢面对记者,只敢回应“早晨”的特首董建华,今日的特首林郑月娥,在即晚就出新闻稿说议案将在6月12日星期三“如常审议”,即对过百万人的示威都充耳不闻;消息传出约一小时后,一直参与和平示威克制的“行动派”,于立法会发起冲击的行动,与警员发生追逐战后被包围,直至早上六时左右。近几年内斗严重的香港民主阵营,亦难得只有零星争论,无论“文斗派”或“武斗派”都相对团结,没有自乱阵脚,可谓一大进步。

过百万人示威,当然参加者包括了很多以往不是如此关心政治,又害怕混乱的示威者;这些人以往大多对政治冷感,害怕冲突与混乱,希望通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法,就可以令政府“收回成命”;这种想法当然是天真,但毕竟这是一种政治觉醒的学习过程。当政府拒绝聆听,这些人就是民主阵营的潜在支持者,一如2003年后亲共阵营在选举中崩盘的现象;然而远水不能救近火,不但目前香港的议会只有半数是直选,而且在中共殖民政权不断透过殖民与DQ参选人的方式,议会的作用愈来愈小,因此很多人认为“和平”不能解决问题,要“升级”去瘫痪政府。

有些人常说,有过百万人反对政府,在全世界任何民主国家,其政府都必然倒台;然而问题的核心,即在于香港既没有民主,而且其政府只不过是中共的傀儡殖民政权。目前香港的民意,不具备成功革命的条件;然而香港即使发生革命,其下一个敌人必然是中共的占领军,以及深圳河对岸的军队,一如在1956年的匈牙利,以及1968年的捷克一样,其政府变天后,即遇到来自苏联与其华沙公约国军队的威胁。

因此目前香港的抗战,即局限在“一国两制”的范围内,借各国施压以时间换取空间,冀望争取世界各地的支持,令世界各国能够最少在经济问题,向中共施压,又未至于令中共主动放弃与摧毁其“国际金融中心”;这是一条知易行难的道路。香港要争取地球各良心者的同情,无论是对港人伸出援手,或者在制裁香港政府时,同时会考虑如何减少对香港市民的影响。

1989年六四屠杀后,英国才推出了5万个家庭受惠的“居英权计划”,接近20万香港人因此得到居英权;经历近年如雨伞运动等港人积极抗争的运动后,如黄台仰李东升才能成为德国庇荫的政治难民。在时机未至时,香港人的抗争或者没有直接的作用,却最起码为了付出者打开了世界关注、同情以至庇护的大门;特别近年中共国不断横挑强邻四处点火,香港人最起码要令世人认识,了解香港人同样是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等核心价值,而非助纣为虐的国族主义者。自己香港自己救,救不到香港,也要救其他为香港付出的香港人,这就是如今抗争运动的最基本战略目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