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 一个中产的冷笑话(图)

2019-05-19 08:30 作者:佚名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水滴筹,一个中产的冷笑话 (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5月19日讯】这个月,德云社最火的相声演员不再是岳云鹏和张云雷,而是他们的师弟吴鹤臣。

上个月,吴鹤臣因突发脑出血住院救治,其家人为之在众筹平台“水滴筹”上发起筹款,拟筹款100万元。

得知吴鹤臣的遭遇后,不少网友积极地为其捐款,截至筹款结束时,该项目已经筹得147959元,5269人次参与筹款。

在热心网友帮忙捐款、转发的同时,也有网友提出质疑,称吴鹤臣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怎么会需要众筹100万?

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发微博回应网友的质疑,对筹款金额、家庭财务状况都作出了解释。

先不管吴鹤臣的家庭状况究竟怎样,这起事件的持续发酵,至少反映出网民对互联网爱心众筹模式的质疑。

近几年,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等免费大病筹款平台活跃。很多人都会在朋友圈善意地转发筹款信息,不少人在转发此类链接时,还会加上一句:“好朋友的亲戚”或“老同学的妈妈”等信息,以个人信誉来承诺筹款的真实性。

甚至有人表示,“每当焦虑的时候,就会在朋友圈随便点开几个水滴筹,给陌生人一点点助力,种善因、结善果”。

水滴筹方面数据显示,已有几十万名大病患者筹到治病钱,共有超过2亿名爱心人士参与帮助,累计筹款金额达160多亿元。

人都有同情心,看到身边人遭遇不幸,自然想出手帮一把。网络筹款的模式正是建立在爱心的基础上。所以,少到三元五元,多到一百两百,各处捐款汇集到一个家庭,病人就有救了。

献爱心是好事,也的确能帮助许多陷入困境的家庭。但随着朋友圈中的筹款链接越来越频繁,不少人开始犯嘀咕,真的有这么多没钱治病的家庭么?

人们的怀疑是有缘由的。

许多人还记得,大约在两年半之前,曾有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爆朋友圈。

文中称深圳本土作家罗尔5岁的女儿罗一笑,被查出患有重病。罗尔的家庭承担不起高额的医疗费,因此他选择“卖文”,网友多转发一次这篇文章,便会为罗一笑的治疗筹款多增一元钱。

文章发出后,罗一笑的故事很快打动了众多网友。数以万计的网友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捐赠,希望为这个悲伤的家庭送去温暖。据不完全统计,仅腾讯开通的捐款通道,就收到了捐赠200余万。

然而没过几天,有网友称此事为营销炒作,罗一笑的治疗花费并不像文中所说的那般高额,而且罗尔坐拥3套房、2台车、一家广告公司,这其实是一起彻头彻尾的营销事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罗尔解释自己有三套房还为女儿募捐的原因:深圳的房子是要留给儿子的;东莞其中一套是现在的老婆名下的,另一套是以后养老要用的;写下救女儿的文章,是将来留给女儿看的。

随后,民意迅速反转。大量网友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了,纷纷要求罗尔退还善款。最终,罗尔事件以罗一笑抢救无效离世、网友赞赏资金原路退回宣告终结。

罗尔事件虽然已过去两年多,但这一事件对社会信任的伤害仍未完全消失。更何况,这几年陆陆续续爆出了太多众筹金额高于实际需要、甚至借爱心众筹来敛财的事,网友们对爱心筹款越来越不信任。

所以吴鹤臣筹款事件爆发后,大众的关注点还是聚焦在爱心筹款的真实性上。很多人认定,像吴鹤臣这样的家庭,根本不需要众筹,他们是在借机赚钱。

其实,网友对筹款真实性的怀疑是在追问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样的家庭有资格爱心筹款?换句话说,这些爱心筹款的发起人真的别无选择么?

点开一个个筹款链接,可以明显看出来,在变故到来之前,这些家庭并不都是贫困户。他们虽不是大富大贵,但生活通常都过得去,甚至比一些普通家庭还要好一些。

特别是一些发在名校校友群里的筹款链接,尤其让人不解。

在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许多名校校友群中,常常有人分享某位校友的不幸经历,倡导群里的校友们出手相助。

举个例子,2016年3月,中山大学团委老师何金鹏发起了微信“公益众筹”,为早产(低出生体重儿)住温箱治疗的女儿筹集医药费。

在刷爆朋友圈的求助文章中,何金鹏提到了自己的“中大校友”身份,这个标签获得了许多中大在校生和毕业校友的同情,文章被中山大学部分社团和校友大量转发,他们纷纷解囊相助。超出何金鹏预计的是,原计划募捐10万元,结果却获捐近百万元。

校友之间不仅有同窗之谊,这层关系还能激发人们强烈的代入感:校友与自己有相似的成长经历,他遭遇的意外,没准哪天就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向校友筹款的效率很高。

这样的场面看似温馨。可仔细想来,这些名校毕业生们本应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他们的家庭条件也应该相对优越,为什么他们还要通过众筹的方式来为自己和亲人治病呢?

果然,何金鹏很快便受到质疑。许多网友想不通,何金鹏夫妻二人都有正规工作,为何却筹不到10万元?

在回应外界的质疑时,何金鹏是这么说的:

“我的信用卡欠账近7万元,抵扣掉我的存款后也还有将近5万多元的负债,再加上原来买南沙的房子还有欠款,这样一算,总欠款量就达到10万元了。

如果要多借10万~15万元,那我的负债就要达到30万元。再加上去年下半年太太没有工作,我一直处于每个月发了工资就用来还款的状态。实际上,我入不敷出,一直都在吃老本。最紧急的时候还是太太向岳母借了点钱。”

他的回应没有让他被外界彻底谅解。在网友们一波又一波的质疑声中,何金鹏最终承认自己经验不足,有做得不完善的地方,他还承诺,将把余款全部捐出,并进行公示。之后,他联系了近2000人,退款近60万元。

不少爱心众筹的发起者是像何金鹏这样的中产家庭,这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所以当众筹人详细的身份信息公布后,人们才会有被欺骗的感觉:他的经济条件比我还好,怎么还要我给他捐钱!

事实上,大多数发起网络筹款的中产家庭并不是骗子。

曾经,他们衣食无忧、生活富足,但当难以预料的变故突然袭来,一个没有做好准备的家庭的确很容易被击垮。

吴鹤臣就是个例子。在生病前,他有相对体面的工作、稳定的收入,甚至已经在北京扎根。但直到疾病突然袭来时,他的家人才意识到,好日子一眨眼就过去了。

1985年出生的吴鹤臣是父母的独子,也毫无疑问是小家庭里的顶梁柱。他的突然病倒,对这个家庭确实是不小的打击。父母都已经年过六十,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而他们平日里攒下的积蓄仅够给吴治病,康复期间的开支就捉襟见肘了。

前文提到的何金鹏也是这样。何金鹏于2013年购房,为女儿筹款时仍有约8万元借款没偿还,且按照当时的政策,房子短期内无法转卖;同时,他每月有3000多元房贷、约4000元水电和房租、还有超过2000元的生活费需要支付。

用他自己的话说,“虽然手上有几万元存款,实际上仍欠着十多万外债。”

像这样因为突遭变故而陷入窘境的中产家庭有不少,尤其是当遭遇意外的是家里的顶梁柱时。如果一个家庭最主要的劳动力突然倒下,而他又刚好处在上有老、下有小、处处需要钱的阶段,这时再拿出一大笔钱来治病,确实要承担巨大的压力。

这时,通过爱心众筹的办法向社会求助就成了最快捷、最有效的筹钱方式。

可以预测,未来使用爱心众筹的人会越来越多。这是因为,以独生子女为主的“90后”已渐渐成为了社会主力,他们很可能同时面临着还房贷、父母养老、子女教育等多项支出压力。

换句话说,“90后”这代人抵抗风险的能力更弱,一旦变故来临,他们更有可能陷入窘迫的处境当中。没有别的出路,就只能向社会求助。

在大众的认知中,爱心众筹应该是少数贫困家庭才会用到的筹款方式,至少在生活中出现的频率不应该过高。可如今,越来越多的普通家庭也需要靠众筹来渡过难关,这可增加了不少人的焦虑感。

看着朋友圈里一个个众筹链接,很多人会自然地扪心自问:

如果同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该怎么办?

我是否会失去眼前平静美好的生活,而一夜返贫?

我会不会背上沉重的精神压力,向社会发起众筹?

从这个角度来看,与重建社会信任、规范众筹平台同等重要的,是思考怎样避免众多普通家庭因重大变故而一夜返贫。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