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拚成大马肥料王 台湾人受封“拿督”(视频)

2019-05-17 14:3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这位马来西亚“拿督”可是在台湾土生土长的!当年彭士豪追寻父亲跑到大马创业,最终成为生物复合肥料的龙头厂商!
这位马来西亚“拿督”可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当年彭士豪追寻父亲跑到大马创业,最终成为生物复合肥料的龙头厂商!(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5月17日讯】一口英文有着星马腔,名片上印着“拿督”,你可能以为全宇生技董事长彭士豪是一位马来西亚华商。但错了!他可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他追寻父亲跑到马来西亚创业,而念电子的他却成为马来西亚油棕的救星,还成为生物复合肥料的龙头厂商!

据《天下杂志》报导,大学念电子的彭士豪,服完兵役后加入父亲在马来西亚的木材加工厂。他观察后觉得风险太高,并决定自己创业。他很认真想要走什么路,“是要台湾擅长的电子业?抑或是台湾有长足经验的农业?哪个产业可与当地经济资源结合?”

投入绿色生技产业

彭士豪决定从当地的经济作物油棕切入。因为光是大马一地,油棕种植面积就达500万公顷、相当于5万平方公里,比全台湾面积3.6万平方公里还大。而且棕油产业为大马经济的重要支柱,大马为世界第2大油棕生产及出口国。

肥料占油棕种植的费用最大,高达7成,而且须长年使用;油棕生长周期通常是5年,一年需施肥4到7次,跟生命周期短暂的电子商品不同,所以肥料产业应该是最佳切入点。

彭士豪观察,“如众所周知,传统化学肥料有快速增肥的效果,但是造成土壤酸化、地利损耗也大。印尼、马来西亚近年来广植油棕,即因有违热带雨林保育,受到国际环保人士抨击。”

彭士豪决定复合传统化肥、有机、微生物肥料,以保留各自优点:化肥的速效、有机肥的常效、微生物有助土壤地利维护和长期复育。

最终彭士豪开发出有机肥包裹化肥的复合技术,可以克服化肥破坏地利、有机肥体积庞大(比如咖啡渣、可可废弃物等),以及微生物保存不易等各自的缺点。

彭士豪以父亲取得马来西亚2000公顷林地开采权之利润作为创业基金,于1999年创立了全宇工业,开启大马首座化肥、有机、微生物三合一的复合肥料生产线,将绿色生技引进当地。

复合肥料生产线。
复合肥料生产线。(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实际执行时困难重重

彭士豪的创业策略以为设想周到,可是油棕为大马的重要经济作物,大多掌握在大型的农业公司;刚起步的全宇根本打不进既有的产销体系。

彭士豪决定先从短生长期的蔬菜、水果开始。他操持着流利的马来语,唱马来歌、跟当地农民搏感情。经过了3年努力,终于获得中型油棕公司YPJ的肯定,决定采用全宇的肥料;因为使用成效卓着,所以全宇开始打响名声。

油棕救星 防治病虫害

2008年为全宇站稳脚步的一年。当年它获得大马油棕局MPOB的认证,与其合作开发“MPOB F4”三合一生化复合肥料,将它正式推上大型油棕公司的肥料供应链。同年,它也获得大马生物科技认证,并享有10年免税优惠。

多年来大马油棕树受灵芝病严重侵害,每年造成损失不下百亿台币。而全宇与油棕局合作开发的生化复合肥料内含的真菌,可以降低7成灵芝病的病发率。此发现意外将肥料延伸到病虫害防治领域,提升肥料的附加价值,在拓展灵芝病严重的东马市场起到了关键作用。

全宇在2017年6月8日回台湾挂牌上市。2018年营收大约新台币30亿元,毛利率近30%,每一年营收以20~30%速度快速成长。其在大马肥料市场(以传统化肥为主)的市占率5%;其中生化复合肥的市占率高达95%。

受封为“拿督” 被委任为顾问

正因为协助大马的农业升级,也热心大马的农商问题,所以彭士豪受封为“拿督”。

也由于产学合作成果丰硕,被大马科技创新部MOSTI委任为高科技农业绿色顾问。MOSTI是由大马总理领导的,以研发、创新、环保为主要宗旨和执行策略,里面有10家企业成员,全宇是唯一的私人企业。

台湾小子变身为大马肥料王,带着绿色科技,继续拚南向,一海之隔、有着1400万公顷油棕园的印尼将是彭士豪下一步拓展的重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