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管治官逼民反 港人维权谷底反弹(图)

2019-05-03 07:58 作者:杜耀明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香港
428香港万人上街(余刚、郑信/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5月3日讯】特区当局修改引渡法例触犯众怒,引致群情汹涌,上周日(4月28日)上街人数逾十万人,比数星期前骤升十倍,但当局依然寸步不让,只懂胡乱应对,却是招架乏力,是一场典型的公关灾难。

面对雨伞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署理特首张建宗自作聪明,立即表示人数不是重点,不过同人数划清界线,其实也变相承认反对声音多到一个点,远远超出当局预期。言下之意是,若果数人头,早已无话可说,只不过特区政府视民意如无物,不怕重复陈腔滥调,也要勉为其难硬闯下去,为大陆引渡在港疑犯打开方便之门。

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当然也力撑政府,认定不能因上街人数众多而放弃修法,否则便无法管治下去。她的态度看来坚决,却显得内心虚怯,一见群情汹涌便联想到无法管治,正反映她也得默认修改引渡法律尽失民心,根本毫无信心说服群众、争取民心,只好强闯下去,尽快通过修订条例,把生米煮成熟饭,才能证明其管治能力,刷出其存在感。

接着,另一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又搭上一句“没说服力的意见没有代表性”,不外兜个弯说,民心所向一目了然,没有好争议的,只不过“跌落地都要楋翻揸沙”,说什么人多不等于有道理,因此意见也没有代表性了。什么奇谈怪论?代表性与人数当然有关,满街市民群起反对,不论有道理否,代表性要比行政长官和十七位问责局长高得多。即使退一万步说,他们没代表性,原因也跟说服力高低无关。

更重要的是,汤家骅这么注重说服力和代表性,他力撑的特区当局,不外是北京钦点的政权,究竟有什么代表性可言?特区当局修订引渡条例,谎话连篇,更罔顾中国法治不堪的事实,又有什么说服力可讲呢?再到特首林郑月娥,一切若无其事,照旧修法,更督促立法会尽快于七月前通过,根本当抗议无发生过。

由是观之,特区当局的施政岂只是公关灾难,从三方面看,都是一场污烂。一是施政可以理屈词穷,用借口当理由,用谎言当事实,当大律师公会直斥其非,便装睡不醒,重复早已穿崩失效的台词,当记者协会要求面见澄清,也统统避而不见;二是穷得只剩下权力,不求争取民意,只求数够票通过了事,中国法治状况堪忧,当局不屑一顾,索性一意孤行,单干到底,反正北京乐见其成,不惜牺牲港人利益,也要力撑到底,誓把香港纳入中国式法治的版图;三是横蛮管治出笼,厚颜无耻治港,只求加速通过修例建议了结争议,不求深入探讨以理服人,更不会广泛咨询疏导民情,遇到民间反对声音强烈,便一于龟缩战术,收窄战线,同时肆无忌惮抹黑反对者,指他们别有用心,唱衰大陆。

可见这样的政府自视甚低,只求北京护翼,不求民间认同,有权用尽即可,甚至与民为敌亦在所不计。过去董建华政府推动国家安全立法(俗称“廿三条”),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也四出推销方案,出入论坛舌战群儒,并且网上提供详尽资料,全力争取民心。反观眼下的李家超局长,鬼鬼祟祟,除了跟个别商会解释,大抵足不出金钟(或者还会到中联办),视公开论坛和学术研讨为畏途,从不出席,也不派代表参加,也不论提出什么质疑,答辩都是照本宣科,大同小异。

如此的政府、如此的官员,不论出于贱视民意而目空一切,还是力有不逮而避免出丑,其回避市民、闭门造车、一意孤行的做法,不仅拉低管治文明的水平,更进一步挑起港人的不安和忧虑,愤慨和反抗。上周日逾十万人上街抗议,“守护公义基金”更筹得近三百万元捐款,正是这种荒唐管治官逼民反,驱策大家以集体行动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利,加上占领运动的裁决和判刑引起的回响,终令港人走出占领行动后的政治谷底,也把民主运动推回正轨。

不错,香港正走向无法管治的局面,但并非如叶刘淑仪所说是由于政府屈从民意,反而是由于政府背逆民意出卖港人,而大家不认命不甘心,并且义无反顾,反抗到底,向这个同港人离心离德的统治集团大声说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