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放宽中等城市落户限制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图)

2019-04-12 09:26 作者:林中宇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北京驱离“低端人口”,与中共最新抛出的户籍制修改形成强大反差。
北京驱离“低端人口”,与中共最新抛出的户籍制修改形成强大反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国家发改委日前印发通知称,全面取消300万人口以下二型大城市的落户限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的落户限制。外界质疑中共针对长期积病深重的户籍制作出修改,并非为民着想,而是另有目的。

中共突发文动户籍制 中等城市大门随便进

4月8日,中共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称,在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二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一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而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仍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也就是说,落户限制依然存在。

据中共官方公布的2017年城市人口数据,城区常驻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有4个:北京、上海、广州、深圳。

常住人口500万-1000万的特大城市有10个,包括天津、重庆、武汉、成都、南京、郑州、杭州、沈阳、长沙等。

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一型大城市有13个,包括西安、哈尔滨、青岛、长春、济南等。

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二型大城市有65个,包括乌鲁木齐、石家庄、福州、珠海、兰州、海口等。

当局放宽落户限制被指并非以惠民、改善民生为目的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对大纪元表示,当局主要的目的是要刺激经济,拉动持续下滑的中国经济,尤其是房地产泡沫。

除了刺激经济外,解决就业问题可能也是官方的一个考量。谢田表示,受美中贸易战影响,中国经济下行,很多外资企业撤离,导致大量农民工回乡,解决这部分人的出路成为当局需要考虑的难题。

北京律师程海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当局放宽、取消落户限制,是为了刺激经济,特别是房地产市场。因为在一些城市,以前只允许有城市户口的人才可以买房、买车,而外来务工人员则被剥夺了这一权利。

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也认为,中共现在这样做还有另外的意图,“现在它的经济下滑很厉害,包括房地产泡沫。现在它有经济上的需求,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去库存;还有解决中美贸易战下大量企业倒闭农民工返乡带来的社会问题等等,是多种因素在起作用。”

政论家横河在接受希望之声电台采访时认为,这个更改并不是说把户籍制度取消了,它只是放宽了二、三线城市落户的限制而已。这个改变它不是为农业户口的民众的利益,而是为了中共的利益,而且它仍然是属于计划经济的一部分,它是从中共统治利益出发设计的一个方案。

分析认为,中国大陆经济自中美贸易冲突开局以来直线下滑,2018年GDP增长创1990年以来最低增长,沪指全年下跌24.59%,创下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中共很可能试图通过取消落户限制,来推动大陆经济增长。

中共户籍制积病已久 强心针不是在救人 反将病人置于死地?

中共于1958年制定了“户口登记条例”,确立了一套严格的户口管理制度,并从此使农民沦为了“二等公民”。《财经国家周刊》2014年9月引述报导称,长期以来,占人口总数达80%的农村居民,只享有社会保障支出的10%左右。

经济学博士、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2018年发文说,户籍制度限制了农村发展,更造成6千万留守儿童,和4千万留守妇女的严重结构性扭曲。

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原在大陆是研究历史的学者,他向海外媒体表示,“全球有几个政府、国家有这样户籍制度?这是中共的种族隔离政策,是中共本身对农民的一种惩罚和背叛,非常没有道德的。”

冯崇义认为,共产党打江山时,骗农民允诺很多条件,但它都没有做到。“现在才开始拆‘围墙’,对那些农民工意义不是特别大了。因为现在农民工要在城市能生存下来,一定要养得起你,城里才能待得下来。现在就业环境这么恶劣,好多社会福利跟不上,对很多人来说,即使你把政策改了,一时半会还不会有很直接的后果。”

北京律师程海说,其实中共现行的户籍制度本来就是违法违宪的,持有居民身份证的中国公民,有权在中国国土任何地方居住、工作。政府现在虽然部分放宽,但还是在违法。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认为,户籍制度的松动是很有限的,当局对人口的管制其实并未放松,反而一直在收紧。“我们看到北京不停的通过各种方法,把‘低端人口’往外赶。上海也是落户的门槛越来越高。”

他表示,所谓“低端人口”,特别是农村进城打工的人要落户还是很艰难的,很多地方都有限制,比如说要有大专学历。

有北京知识分子认为,在经济极速下滑的当下,这似乎是一剂“强心针”,然而犹如一个已经虚弱不堪的病人,这一剂强心针下去,不是在救人,反而将病人置于死地。

大陆微信公号“地产知识局”认为,这次大变革意味着中小城市的丧钟终于敲响了,也让数十个大城市的限购政策,瞬间沦为一纸空文。楼市的投资逻辑也被彻底改变,“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可能很快就会发现,对于大部分人而言,除了北京上海的落户有点难度,其它的地方,只要你想买房,就可以落户,顺带拿个房票。”

政论家横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前放宽落户限制,未必能缓解中国农村人口长期面临的困境,反而更有可能加速农村的衰败。

横河认为,中共新印发的户籍修改通知,并不是说把户籍制度取消了,它只是放宽了二、三线城市落户的限制而已。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农民不可能彻底摆脱中共户籍制度的束缚。

横河认为,中共很可能试图通过取消落户限制,来推动大陆经济增长。但所采取的做法却与正常的社会发展方式截然相反。正常国家的城镇化是工业发展的自然过程,但中国的城镇化是国家计划的结果,如果没有足够的工作机会,把农民搬到城里面去住没有用。

对于中共要全面取消所谓“重点群体”的落户限制。横河分析认为,这一做法很可能会加速中国农村的衰败。

横河认为,最新放宽的落户政策,它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放宽,而是强调了“重点人口”,实际上还是和原来的户籍制度一样,就是有歧视的政策。所谓“重点人口”很可能就是一些受过很好教育的精英,农村的精英。那么这样的做法实际上是进一步吸干了农村的资金和人才,会加速农村的衰败。如果真的是从农民的利益考虑的话,那么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彻底取消户籍制度,允许人口自由流动,交税啊、入学啊都是按照居住地址为准,孩子跟着父母就近上学,就至少解决了留守儿童的问题,很多相关的社会问题都会减轻,尽管不会立刻解决。而且你如果要想取消户籍制度的话,让农村能够健康发展的话,它另外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就是恢复土地私有制,还有清除中共基层的恶霸。这些在中共的现存体制下,都是无解的。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