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二蒋介石清党救国 白崇禧围剿中共(组图)

2019-04-12 04:30 作者:沧海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下令清党,代参谋总长兼淞沪戒严司令白崇禧奉命围剿中共
1927年4月12日,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下令清党,代参谋总长兼淞沪戒严司令白崇禧奉命围剿中共。

1927年3月,白崇禧指挥北伐军所向披靡,击败北洋军阀孙传芳主力,攻克光复浙江杭州和上海。周恩来中共和苏联勾结,企图篡夺蒋介石国民党对于中国革命的领导权,分裂国军,并图谋武装叛乱。4月12日,蒋介石下令清党,白崇禧奉命围剿中共,打响了反共救国的第一枪。四・一二清党后的第六天,蒋介石创建了南京中华国民政府

中共渗透黄埔第一军 万人围攻北伐总指挥部

上海工人纠察队,周恩来任副总队长
1927年,“四・一二清党”前,中共操控的工人纠察队在上海游行,向蒋介石北伐革命军示威。

上海工人纠察队,周恩来任副总队长
中共操控的上海工人纠察队,周恩来任副总队长。

1927年3月,白崇禧率北伐军攻占上海后,在龙华设立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为维护社会治安和稳定秩序,白崇禧要求中共操控的上海总工会停止罢工游行,并要解除工人纠察队的非法武装,取缔在上海街头横行霸道的中共便衣队及别动队。

早年便跟叶挺、叶剑英等人关系密切的黄埔第一军第1师师长薛岳,违抗总指挥白崇禧的命令,带领第1师公开支持中共操控的工人纠察队,并贴出布告宣称“要保护上海总工会”。

中共表面上声称拥护蒋介石北伐军接管上海,暗中却蛊惑拉拢薛岳等国军将领反蒋反白,分裂国军。中共总书记陈独秀、周恩来等人多次召开特委会,认为“在上海最左的军队是薛岳,薛表示说打右派非群众不可”,“我们要绝对不承认蒋(蒋介石)、白(白崇禧)行动,如白来行动,我们除抵抗外,要以总同盟罢工等政治宣传作深入群众的宣传。”中共动员上海工商学界和各区党员开大会,大张旗鼓宣传“上海人民拥护薛岳第1师留在上海”(中共《特委会记录》1927年3月)。

薛岳想招收1500名工人扩充军队,中共便决定派遣1000名左倾分子和党团员渗透进蒋介石嫡系黄埔第一军,并赠送武器和子弹给薛岳(中共《特委会记录》1927年3月)。中共还有一份情报说:“第一师师长薛岳,毫无宗旨,利禄心重,半左半右,带投机色彩,已由周恩来用各种手段联络,将来可望利用。”(《清党运动》)

在拉拢薛岳等将领的同时,周恩来发动数万人上街示威游行,并组织万人包围白崇禧在龙华的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派人寻衅闹事,无理取闹,气焰十分嚣张。

不久,薛岳风闻蒋介石要把第1师调离上海,立即找到上海中共中央负责人,竟然向中共建议“把蒋介石作为反革命抓起来”。蒋介石亲赴黄埔第一军视察,发现有不少军官左倾亲共,因此深感中共对于北伐大业和国军的危害,更是坚定清党之决心。

渗透打入国民党内部 中共企图篡夺领导权

为了借助国民党的力量发展自己,中共违反孙中山提出的“联俄容共”前提条件,即“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均不得引进于中国”(1923年《孙文越飞联合宣言》),违反孙中山提出的“共产党须服膺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遵守国民党的纪律,不得赤化中国”,千方百计附体渗透国民党。毛泽东、谭平山等人以个人的身份公开加入国民党,还有叶剑英等一批共产党员秘密潜伏在国民党各级组织中,伺机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当时,国民党执监委暨候补委员八十名中,共产党员已占据三分之一,亲共之左派亦占三分之一,国民党中央党部各部部长暨其秘书,共产党员亦占一半以上,国民党各地方党部亦已大部分被中共操纵。

北伐一开始,中共便利用党代表和政治部,企图将国民党的军队变成共产党的军队。蒋介石在广州统率七个军出征北伐时,六个军均被共产党渗透,政治部主任有五人是共产党员。只有李宗仁、白崇禧为防止中共渗透,特意不准中共党代表参加北伐第七军,后来又将共党分子全部逐出桂军。而在号称“铁军”的第四军张发奎所部,潜伏着叶挺、叶剑英、贺龙、陈毅、林彪、粟裕等一批日后中共的将帅。

苏俄指挥中共暴力排外 嫁祸栽赃蒋介石总司令

3月24日,为打击嫁祸坚决反共的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挑拨外国与国民政府交恶,中共奉共产国际指示,让北伐军副党代表李富春和林伯渠煽动军队,在南京对英美日领事馆及外国教堂、学校、医院、商店、住宅进行烧杀奸淫,制造了“南京惨案”。被激怒的西方诸国向国民政府和蒋介石提出外交抗议,要求赔偿损失。上百艘外国军舰集中在南京上海地区,黄浦江上布满了外国军舰,军舰上的大炮均已瞄准上海,而且租界里新近调来了不少外国军队。

4月6日,北洋军政府首脑张作霖派遣军警突袭北京的苏联大使馆,逮捕李大钊等中共领导人,并搜出共产国际发来的大量指示、训令、中共文件和武器弹药。其中一份莫斯科训令称:“必须设定一切办法,激动国民群众排斥外国人”,“不惜任何办法,甚至抢劫及多数惨杀亦可实行”,证实苏俄指挥中共颠覆国民政府。

苏俄中共密谋颠覆 汪精卫政府公开反蒋

3月份,北伐第六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共产党员林伯渠(林祖涵)密告中共领导人张国焘,武汉汪精卫国民党中央密令程潜率第二军和第六军控制南京地区,以阻止蒋介石另建中心,如蒋介石抗拒,则令程潜密捕蒋介石。林伯渠还说这个密令,似是鲍罗廷授意,武汉方面各主要人物所一致同意的。张国焘立即秘密通知上海中共中央,对程潜给以协助。不过,程潜并非中共党员,虽对蒋介石不满,但也并无深仇大恨,故反蒋并不坚决(《张国焘回忆录》)。

鲍罗廷和中共企图秘捕蒋介石的计划,因第六军军长程潜不愿执行而告失败。林伯渠找到程潜时,程潜表示:“那不行,我不能做分裂国民党的罪魁祸首。”(李世璋《关于北伐前后的第四军》)

4月1日,在法国养病的汪精卫经由莫斯科抵达上海,复任国民党中央主席和国民政府主席。在苏俄和中共的煽动蛊惑下,原北伐第八军军长唐生智、第四军新任军长张发奎率领所部军队狂热坚决拥汪反蒋,而从广州出征北伐的广东国民政府主席兼第二军军长谭延闿、第二军代军长鲁涤平、第三军军长朱培德、第六军军长程潜也对蒋介石不满,先后前往武汉公开拥护支持汪精卫。武汉方面的反蒋亲共活动不断升级。

白崇禧李宗仁拥蒋 调钢七军镇守南京

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和代参谋总长白崇禧。
1926~1927年北伐期间,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左)和代参谋总长白崇禧(右)。

3月19日,国民党三中全会在武汉结束,汪精卫武汉中央马上派总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到安庆,拿出委任李宗仁为“安徽省政府主席”的委任状,企图拉李反蒋,被李宗仁拒绝。翌日,蒋介石乘军舰自九江亲抵安庆,亲自委任李宗仁为安徽省主席。李宗仁表示对地方行政无经验,举荐已经起义的北洋安徽省长陈调元任安徽省主席。

蒋介石见南京和上海局势不稳,催促白崇禧“请德邻(李宗仁,字德邻)来”(《白崇禧先生访问记录》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白崇禧促请正在武汉观望时局的李宗仁速来上海,同时又直接打电话给桂军第七军副军长夏威、指挥官胡宗铎,令他们立即率部队从安徽赶赴南京镇守。

夏威副军长奉白崇禧之命,率桂系钢七军赶来南京。程潜自知不敌,便率第二军和第六军退出南京。“蒋介石以第一、第七军的实力,击破了武汉的反蒋计划”(《张国焘回忆录》)。国军元老程潜率军抵达武汉后,便被汪精卫委任为武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

蒋介石忧虑赤患 吴稚晖建议清党

早在1923年,蒋介石亲赴苏俄考察后,便作出英明断言:共产主义绝不适合中国。而今,苏俄和中共破坏中国革命的罪行日益彰显,蒋介石开始考虑如何才能解决共产党的问题。

3月26日,蒋介石发出急电,召集坐镇留守广州的参谋总长李济深(李济琛)和广西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前来上海,会商重要问题。同日,蒋介石派秘书陈立夫前往龙华会见白崇禧。白崇禧向陈立夫表示“必须谋求一条新路径”才能解决共党问题。陈立夫也说白崇禧“是坚决反共的,他对清党贡献良多。”(陈立夫回忆录《成败之鉴》)

3月27日,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开会,吴稚晖指出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谋叛党国”,与张静江、蔡元培、李石曾、陈果夫等人提出“护党救国案”,建议清党。

龙华会议 白崇禧坚决支持 蒋介石下令清党 

蒋总司令在上海龙华白崇禧东路军总指挥部向北伐军将士训示
四・一二清党前夕,蒋总司令在上海龙华白崇禧东路军总指挥部向北伐军将士训示。

当前,苏俄操纵的武汉汪精卫中央咄咄逼人,清党不仅涉及跟苏联的外交关系,也会影响在北伐各军中协助作战的苏俄军事顾问。除了桂系第七军早已防范驱逐共党分子,让中共难以染指外,中共对其余北伐各军的渗透影响已经深入。甚至连蒋介石嫡系黄埔第一军也已经不稳,各级军官不听约束,军长何应钦告诉蒋介石,自己已经无法掌控第一军,请求辞职。唐生智和张发奎率七个军在武汉公开拥汪反蒋,并图谋攻打南京上海蒋介石北伐军。谭延闿、程潜、朱培德、鲁涤平等军长均倒向支持武汉汪精卫中央。同时,北洋军阀孙传芳和张宗昌也趁国民党内部危机,伺机向上海、南京进攻。

显然,当前的局势错综复杂,危机四伏,牵一发而动全身。倘若没有强有力的军队支持和采取实际行动,吴稚晖、蔡元培等文人们倡议的清党,只能是一厢情愿,空喊口号。

4月2日,蒋介石在位于上海龙华的白崇禧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召开秘密会议,再度讨论清党问题。五位手握兵权的大将白崇禧、李宗仁、黄绍竑、李济深、何应钦,以及监察委员吴稚晖、李石曾、陈果夫出席会议(白崇禧《十六年清党运动之回顾》、《黄绍竑回忆录》)。他们都是当时国民党的反共中坚人物。

蒋介石首先在会议上说明为什么要“清党反共”:“现在如果不清党,不把中央移到南京,迁都南京,国民党就要被共产党所篡夺,国民革命军就不能继续北伐,国民革命就不能完成。”

李济深、黄绍竑、李宗仁分别报告中共在广东、广西、安徽乱搞工农运动,策动非法武装暴乱的罪行。何应钦报告“南京惨案”的始末经过。白崇禧报告和痛斥中共破坏上海治安,离间分化国军,破坏北伐统一大业的罪行。

蒋介石认为吴稚晖也仍然只是欲跟共党妥协,“稚老(吴稚晖)甚激愤,发言甚多,然其结果,乃欲与共党暂时妥协,惟请在武汉中央委员回南京耳。”(蒋中正总统《困勉记》卷六)

对于清党问题,蒋介石表示要听听大家的意见。见会上无人敢于站出来,以实际行动制裁共产党,白崇禧挺身而出,表示他绝不惧怕共产党,一定要坚决剿灭之(广西《南宁民国日报》1935年4月12日社论《清党纪念日》、《黄绍竑回忆录》、《陈雄回忆录》)。见白崇禧带头,其他四位大将李宗仁、李济深、黄绍竑、何应钦也纷纷表态坚决支持蒋介石清党。李宗仁建议说:“只有快刀斩乱麻,把越轨的左倾幼稚分子镇压下去。先以桂系第七军镇守南京地区,监视沪宁路上不稳的部队,再大刀阔斧地把第一军中不稳的军官全部调职。等军事部署就绪,共产党只是釜底游魂而已。”

蒋总司令问白崇禧,实行清党需要多少军队,白崇禧说:“只要调走薛岳之第一师,留下刘峙之第二师及周凤岐之二十六军便终了。”总司令又问需要多长时间,白崇禧回答说:“三天差不多,至多不会超过一星期。”(《白崇禧先生访问记录》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于是,蒋介石决定立即在上海淞沪清党,并委任白崇禧为淞沪卫戍司令、淞沪戒严司令,全权负责指挥上海淞沪地区的清党行动(《广州民国日报》1927年4月15日)。

白崇禧部署抗敌剿共军事 蒋介石下令上海全城戒严

根据上海龙华会议的清党决定,白崇禧迅速做出抗敌剿共的紧急军事部署:(1)密令桂系第七军主力在三日内赶回芜湖及江宁镇,以阻止武汉方面唐生智、张发奎“容共军”沿江东下,威胁图谋上海和南京;以第七军一部兵力镇守南京附近,监视沪宁路上不稳的北伐各军,使其不敢异动;(2)令共党分子较多的黄埔第一军薛岳、严重两师移驻苏州、南京附近,进行清理整顿,将各共党分子撤职或看管。(3)将在南京附共的程潜第六军第19师全部缴械;(4)令亲共色彩的谭延闿、鲁涤平第二军渡过浦口,抵御北洋军阀张宗昌直鲁联军的进攻;(5)调反共的第一军刘峙第2师和浙江周凤歧第26军共同防卫上海。薛岳师原驻守的吴淞口、上海兵工厂等军事要地,全部改由刘峙师接防;(6)向租界各外国领事交涉,请允许清党军队通过租界,进攻上海共党(白崇禧:《从容共到剿共——在广西各界举行清党纪念大会上的讲话》1933年4月12日)。

蒋介石将第一军亲共的师长薛岳和严重两人撤职,委任团长陈诚接替严重出任第21师师长。中共总书记陈独秀闻讯后,极为气恼。

4月9日,蒋介石委任白崇禧为淞沪戒严司令,周凤歧为副司令,宣布上海戒严,并颁布“战时戒严条例”,严禁罢工、集会和游行。

白崇禧发布“国民革命军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兼淞沪戒严司令部公告”,指出“现闻有地痞流氓受敌贿买,潜伏工界以内,愚弄工友,煽惑罢工,希图扰乱后方,破坏国民革命……深望各工友明白大义,勿中奸谋,如敢故违,即系甘心破坏国民革命,自弃于中国国民党之外。本总司令有维持地方治安之责,定即按照戒严条例严惩不贷。”

做好清除共党、防阻武汉唐生智“容共军”和北洋孙传芳、张宗昌敌军进犯的准备部署,蒋介石于4月9日离开上海赴南京,筹备创建南京国民政府(《广州民国日报》1927年4月15日)。

白崇禧摧毁上海中共 共产党仓皇转入地下


四・一二清党,白崇禧指挥北伐军在上海全城搜捕共党,并将疑犯关押。


四・一二清党,处决上海共党暴徒的行刑队。


4月18日,李济深率领粤军在广州枪决共党暴徒。(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4月12日,淞沪卫戍司令、淞沪戒严司令白崇禧下令北伐东路军在上海、无锡、杭州、宁波同日进行清党。广西省政府主席黄绍竑电令黄旭初指挥全省军警同日在广西进行清党,参谋总长李济深(李济琛)电令指挥粤军在广东清党。

在白崇禧部署指挥下,北伐国军在上海全城搜捕共党分子和工会暴徒。国军精选一批突击队,化装成工人纠察队,在杜月笙、黄金荣等青帮人士的协助和带路下,从法租界走捷径,闪电突袭全国共党的总指挥部——商务印书馆。行动之前,白崇禧派人与驻沪法国领事交涉,请其准许清党部队走捷径经过法租界。法国领事初不允许,后来经白崇禧晓以大义说:“共产党是国际之敌人,他们以打倒帝国主义为号召,我们应该合作清除才对。”因此法国领事才表示同意提供方便(《白崇禧先生访问记录》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摧毁共党在商务印书馆的总指挥部后,北伐军查封了亲共左派邓演达和中共郭沫若派驻上海的“总政治部办事处”,封闭了听命于武汉汪精卫的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武装接收了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上海学生联合会、上海市各界妇女联合会等亲共机关,查封了上海总工会机关报《平民日报》,摧毁上海共产党80多个机关。在三天内枪决了陈延年(陈独秀之子)、赵世炎、汪寿华、萧楚女等中共头目和300多名武装暴徒,逮捕500余人,5000余人失踪,仅周恩来等少数头目因共谍事先通风报信而逃脱,给上海中共组织以毁灭性打击。从此中共被迫转入地下。

四・一二清党一声警钟 反共救国势在必行

“四・一二清党”是蒋介石领导国民党和国民革命军,打响反共救国的第一枪。清党后的第6天,蒋介石创建了南京中华国民政府。

“四・一二清党”,掀开了二十世纪反对共产主义大战的序幕。倘若没有上海龙华会议的清党决策和四・一二清党剿共,便没有当年南京、杭州、广州、南宁、长沙的大规模反共行动和武汉汪精卫政府的“七・一五分共”,乃至民国时代和后世遍及全国的反共救国运动高潮。

点击延伸阅读:《中国杰出抗日名将 荣膺中美英法二战勋章(视频)》

点击延伸阅读:《国军抗日剿共十大王牌军(一) 第七十四军 第七军(视频)》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