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红二代“挺习”为何变味了?(图)

2019-04-06 12:52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正體 16
    小字

中共两会上习近平一脸严峻。
中共两会上习近平一脸严峻。(图片来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共所谓红色后代近期集体露面,再次引起话题。红后代特别是红二代,在习近平上台后不时聚会并发声力挺习反腐。不过最近美中贸易战之下,中共陷入内忧外患,红后代聚会同样发出的挺习之声却似乎“变味”了。

红二代集会发声挺习谈“执政考验” 被指为保既得利益

据香港《明报》4月2日报导,近200名中共红二代、红三代日前在北京聚会,毛泽东前秘书、已故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胡乔木之女胡木英,在中共“红二代”的聚会上表示,中共“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的考验、外部环境的复杂性敏感性考验都扑面而来。”胡木英又称相信会在习近平带领下所谓“找回马克思主义”、“创造历史奇迹”,云云。

据悉除胡木英外,中共调查部前部长罗青长之子罗援、中共公安部前副部长许建国(原名杜理卿)之孙杜晓峰也到了现场。

所谓中共“红二代”指的是中共建政元老的子女。过去几年,他们曾在多个时点挺习,并且大力抨击党内腐败,大谈反腐的好处。而且,这些“时点”都是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激烈之时刻。

但这一次不同,2019年在中国民间素有“逢九必乱”之说。特别今年是西藏抗暴60周年、八九六四镇压30周年、迫害法轮功20周年、新疆7.5流血事件10周年,中共政权进入“七十大限”,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引发的内忧外患,中共政权目前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红二代这次为什么发声不再是反腐?事实上,中共反腐到了中共十九大这个时点已经逆转刀下向下,江泽民、曾庆红等一众高层权贵未触动,反腐高潮被外界认为已经过去。红二代当然看的出这一风向,这一次发声明显是转而仅为保党发危言。

美国之音报导引述时评人小民的分析说,红二代的中心思想就是家天下、党天下,他们把自己的利益、前途和未来与中共捆绑在一起。

小民说:“中共作为一个极端的反智集团,明显缺乏反省能力和反思眼光。中共党内的共识就是维护一党、独吞一己私利;这些红二代明显缺乏历史责任感,他们从来都不愿意正视的是,无论中共经历的是成功还是失败,付出代价的永远都是百姓。”

小民指出,无论如何,红二代的共同利益就在于维护独裁,不让中共这条船翻覆,尽管他们之间也有利益冲突。他说,红二代既没有学识也没有胆量,因此对他们并不抱有希望。但不管怎么说,红二代们力挺习近平,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维护自己的特权。

前八九学运领袖、独立时评人吴建民则认为,红二代们聚会,看似力挺习近平,但他们并不是要支持习本人,而是要挽救中共。

他说,这个群体不愿意让中共的声誉因此受到损失。红二代都是体制的受益者,是今天中国社会的最大权贵阶层,“他们今天所有的利益都是依靠中共的专制而获取和得到保障”。

吴建民说:“本次红二代等聚会,尽管提到中共执政的各种考虑,谈到面对的各种风险,但是都没有提出问题的实质,没有把症状归结到一党专制上”,“为的是挽救党,而挽救党就是挽救他们自己的利益;只有中共这个党继续存活,红二代才能通过继续依附于它,来继续榨取人民的血汗。”

“说白了,就是如果习近平下台,他们(红二代)不会在乎;而如果中共这个党要死亡,他们会害怕、会感到切肤之痛”,他直言,因为中共就是“红二代”们捞取利益的工具。

恐亡党 红二代惊呼骨灰难留

有关共产党的亡党恐惧并不是今天开始的。

据香港《争鸣》杂志2015年7月号报导,当年6月中旬中共政治局举行的扩大生活会上一份报告罗列了中共“亡党”的六大危机,涵盖了政治、经济、社会、信仰、前途等各个领域;并指局部政治、社会危机已经处于爆发、蔓延、恶化状态。

报导还披露,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罕见在会上说,“面对严峻事实,承认、接受党蜕化变质走上亡党危机的事实”。

《争鸣》杂志还报导,本身属于红二代的前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早在2015年曾点到亡党危机,他在中共内部会议上明确表示,党内腐败堕落状况、规模、深度已经到了变质、崩溃的临界点,“这不是你承认不承认、接受不接受的严峻事实。”

同一年的9月9日,王岐山在北京会见外宾时,提到共产党“可能面临执政合法性资源的流失与枯竭,直至丧失执政地位”。

香港《动向》杂志2015年8月号报导,8月上旬中共高层召开北戴河会议,期间专门召开了中共退休高层的座谈会。会上退休高层除了痛斥中共“党内腐败、社会民怨民愤”,更因为中共面临“亡党危机”出现痛哭场面。

而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之子、中共军中太子党罗援更罕见借陆媒表达了亡党忧惧,称中共亡党之日,恐“共产党人骨灰难留”。

2015年9月27日,大陆《澎湃新闻》转发署名王朋朋的文章,指中共少将罗援曾去罗马尼亚,想去参观一下罗马尼亚原所谓“革命”领导人乔治乌.德治的纪念塔。结果被告知:“埋在这儿的都是罗马尼亚政治局委员,但现在墓碑全都清空了,墓地被挖成了深坑。”

罗援指,原来的骨灰墙,摆放的都是原罗马尼亚中央委员的骨灰,现在连骨灰全被清理了,不允许摆在那里。

罗援因此惊呼,如果自由民主派得势,“最后共产党人连骨灰盒都不能留下”。

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剧变中,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政权于1989年被民众推翻,独裁者齐奥塞斯库本人及妻子被执行枪决。乔治乌.德治是齐奥塞斯库的前任罗马尼亚共产党书记,1965年病死。

对于罗援上述言论,《澎湃新闻》转载报导后有网友评论一针见血:“齐奥塞斯库再活着,就得再死一次。这是人民推翻了他。”评论很快被删。

对于罗援这一言论,传为高校女教师的网友“无眠”,同年9月28日在微博发文质问罗援:“您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害怕死了骨灰都留不下?”又指苏联、台湾、东德、韩国都获得了民主自由,是否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指罗援涉嫌散布谣言,制造恐怖气氛。

网友“沙滩五月花”转发微博时说:“非常佩服这样的教师!西安某高校女教师无眠给了罗援将军一闷棍。现被停课。”

中共因为恐惧,目前只能以删文、处理自由表述者的办法来维持政权“稳定”了。

《看中国》曾刊发署名清原的文章,针对罗援的前述说话认为,罗援少将的谈话大体的意思是这样:中共若是倒了,你国的“靖国神社”就得拆了,你党的元老们没人供奉了,受元老们荫泽的子孙们就没有现在的“特权自由”了。倒霉的怎么能是是老百姓呢,逻辑不通啊。

想来想去,这个“老百姓”应该指的是“你国”的老百姓,而不是中国的老百姓。

就说说罗援少将“考察”的罗马尼亚、东欧。如今在东欧国家掌权的都是他说的“自由民主派”,共产党早已被民众抛弃,老百姓更有人权了,更自由了,更富足了,哪里倒霉了?如今东欧的国家都是民主选举,共产党的那一套如果受欢迎,早就被选回来了,难道是二十多年来这些国家的老百姓“自认倒霉”?

再说说一个最典型的地区---韩半岛,这个地方真是上天给全世界展示共产党邪恶的绝妙地方,同样的民族,同样的历史,大致相同的地理资源,大致相同的国土面积,一个有共产党,一个没有共产党,一个国家百姓吃不上饭,一个国家百姓殷实、富庶,哪里的老百姓倒霉呢?

最后再猜想一下没有共产党的中国,老百姓会是什么样?

没有人会因为高尚的信仰被迫害,没有人会因为发表自由见解被“喝茶”,没有人会因为想生孩子被强制引产,没有人再担心会被“失踪”、被“躲猫猫死”、被”喝水死“,没有人再担心自己家的房子被强拆,老百姓会倒霉吗?

没有世界最富政府,没有中共特色的“消费税”,没有中共特色的“土地出让金”,没有中共特色股市,没有中共特色的油价,没有中共特色过路费,没有中共特色“维稳费”,没有闷声发财的大佬们,没有人再要求老百姓延迟退休,百姓生活质量立刻提高N倍,会倒霉吗?

没有了撒谎撒的麻木的新闻联播,没有了荒唐可笑的抗日神剧,恢复的是中华民族延续5000年的优美、丰富、多彩的文化,那才是人类真正的美妙情趣,百姓们会倒霉吗?

红二代并非铁板一块

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俞正声、王岐山等中共红色后代进入政治权力核心层,加之习近平在中共内部厉行反腐得到部分中共红色后代的站台与支持,“红二代”成了一个吃香的政治名词。

但外界发现,“红二代”当中也不是铁板一块,比如最终被习近平拿下的薄熙来与习的冲突已是公开的事实,另外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也是“红二代”,他长期被视为江派多次对习政变的幕后人物。

习近平反腐并没有对红后代过多触动,除了在权斗中扯下一个薄一波之子薄熙来落马,尚未有中共红二代因贪腐身陷囹圄。但红色后代的特权奢侈和腐败,其实也是中共官场的一部分,这也是谁也否认不了的。比如也是红二代的前中共常委曾庆红家族,腐败、洗黑钱等丑闻早已曝光。

不过中共体制内,也有一些政见温和,倾向自由派观点的红二代,有些是因为父辈在中共政治斗争中落败而受到排挤。

比如,日前有港媒消息说,中共已故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小儿子胡德华,被中共中央办公厅下令搬家腾房,要求收回胡耀邦的故居。

现年70岁的胡德华,与李锐、杜导正等中共党内民主派关系密切,经常对现体制提出批评。曾挂名担任《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在家中接待访民。

据《希望之声》引述不愿具名的、与北京红二代圈子熟络的消息人士表示,在北京的红后代就有多个派别,有些甚至死不往来,这与父辈关系和本身的政治观点也有关系。但在红后代当中,还包括在高层权贵外围的级别不高的民间“红二代”,内心对中共政治不满的大有人在。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