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奇珠异珍 能显现出奇特的功能(图)

2019-03-28 05:5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特殊的珠宝有特殊的功用。
特殊的珠宝有特殊的功用。(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古人诚恳笃实、善良信神、听天由命,所以神佛常现身,道术常施展,奇珍异宝随处可见,神阙仙宫的宝贝,也经常下世,展示于凡夫俗子,一来考验你的心性,找个根基和悟性好的承传弟子,二来借此显露天界的美好与无所不能、无奇不有,让有缘的人能感悟到而步上返本归真的路途。

青泥珠

武则天时代,西域国进献了毗娄博义天王的下颔骨及辟支佛舌,以及青泥珠一枚。武则天把颔骨及佛舌悬挂出来,以明示百姓们瞻仰。

那下颔骨大如胡牀,舌青色,大如牛舌。那颗珠子类似拇指大小,色微青。武后不识货、不知珍贵,把它施舍给西明寺的僧人,镶嵌在金刚像的额头中。后来此寺举办佛法讲席,有个胡人来听讲。见了那颗珠子,两眼直勾勾的,目不转睛。如此这般一连十余日,只是在珠下凝视不已,而那心思根本不在听讲。

寺僧知道缘故,因此问他:“你想买此颗珠子吗?”那胡人答:“倘若贵寺肯卖,我会付出高价的。”僧人起初索价千贯,后来渐渐增至万贯,胡人根本就不还价,最后议定十万贯成交。

胡人买得珠子之后,就想个法子把它纳入自己的腿肉中去,然后急回西域。这寺僧越想越不对,马上把此事向朝廷奏闻,武则天立刻发下敕牒,寻求各地搜索这位胡人。过了几天就捉得了,官差问他珠子何在,胡者说:“已经被我吞入腹中啦。”

那官差就要将他开膛剖腹,胡不得已,只好从腿中取出。则天召他来问:“你花这么贵的价钱买此珠,到底有何用呢?”胡人答:“西域国有个青泥泊,多产珍珠宝贝,可是却苦于泥深不可测,无法顺利挖掘。倘若以此珠投入湖泊中,那些烂泥会悉数化成为水,那么那些珠宝即可随手取得。”武则天因此之故,特别宝贝它,一直传到唐玄宗时还在。

径寸珠

近世有波斯胡人,来到陕西扶风县旅游住宿,看见有块方石在旅店主人门外,为了此石,他又多拖延了几日。主人问他何故,老在方石四周盘桓不去,胡答:“我想用这块方石来捣洗衣帛。”因此,两人以二千钱之数,议定成交,主人得了钱,高兴的把方石给了他。胡人载着方石出门,在无人之地,剖开石头,得到径寸珠一枚,再用刀割破臂膀腋下,把珠藏入其内,便回归本国去了。

一路上,随着船只泛海走水路,行了十几天,舟船忽然遇到大风浪,都快沉没了。行舟的人有经验,知道是海神求宝来了,于是在乘客中全面搜索,可找不到宝物送给海神,没招儿啦,就想把那唯一的胡人当宝,溺毙他来酬谢海神。

胡人此刻恐惧已极,只好剖开腋下取出径寸珠。舟子边念咒边说:“倘若是来求此珠,就应当有所显现,让我们领会海神的高妙。”接着海神便伸出一手,那手甚大而且多毛,捧着珠子而去。

宝珠

咸阳岳寺后头,有周武帝之冠,那上头缀着一颗冠珠,像瑞梅般大小,历代的人见了,都不屑一顾,都不认为是宝物。天后时,有个士人经过此寺,看见珠子,开玩笑的把它取了下来。这时天大热,他就走到寺门前去换衣服,把换下来的厚衣服包裹珠子,放在金刚脚下,当晚也忘了把它收走。隔天,便往扬州去收债。

途中经过陈留,住宿于旅店。夜晚听到几个胡人相互抖宝,于是穿起衣服跟着看热闹,因此随口说起那“周武帝”的冠上缀珠之事。那些胡人大为惊骇,说:“久已知道中国有此宝,正想去求得呢。”士人答:“可我已经把它遗失了。”那些胡人叹息悔恨不已,告诉他说:“倘若能把此珠寻回带到此地,我们会有对等的金帛答谢哪。你如今要往扬州收多少债啊?”士人答:“五百千。”那些胡人于是凑齐了五百千给他,让他回去取珠。

士人回至金刚脚下,可喜那珠还原封不动哪,于是把它带回去见胡。胡等一伙儿喜不自胜,饮酒作乐十几天,方才开始到市集贩售。他们又问士人:“你到底要卖多少?”士人极力开口要价一千缗。胡人们大笑,说:“你咋这般辱没此珠啊!”因此众人商量好,以五万缗定其价。这群胡人合资付钱给士子,然后去市集卖珠。并且力邀士人,同往海上观看此珠最后成交之价。

士人就跟他们同行至东海上,那伙儿人,为首的叫大胡,用银制的铛(有耳有足的釜,或三足温酒器,都谓“铛”)煎醍醐(酥酪上面的油,叫“醍醐”),又以金瓶盛上珠子,在醍醐中重煎。这样做才刚七日,就有二老人领着徒党数百人,每人手中捧着许多宝物,来到胡这儿要求赎回此珠,大胡硬是不给。数日后,又拿着堆积如山的诸多宝物,说是想等价交换,购买此珠,大胡又不肯。

三十余日过去了,看热闹的人都散去了。这时有二龙女出现,皮肤洁白、容貌端丽,两人共同投身入珠瓶中,珠子就和二龙女合成“膏”了。士人问:“到底那些人要赎啥人呢?”胡答:“此珠是大宝,按‘天条’规定,就该有二龙女当卫护。群龙都珍惜女儿,所以用了许多宝贝来赎。我的想法是想要用此‘膏’救度世人,哪会顾及世间的荣华富贵呢?”

接着就以膏涂抹足部,然后就健步如飞的行走于水面上,舍却舟船,如履平地。余下的胡人都说:“大家合资共买此珠,为何只有你独自一人得其厚利?你这一走,我们将怎么回去呀?”大胡让他们以所煎的醍醐涂满船身,只要顺风便能回家。果然都像他所说的实现了。可大胡,竟从此以后,不知所终啦。

(事据唐戴孚《广异记》)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