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与中共有关?(图)

2019-03-27 06:45 作者:大猎甫 桌面版 正體 30
    小字

2019年3月25日,川普在白宫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
2019年3月25日,川普在白宫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Michael Reynolds - Pool/Getty Images)

3月25日,美国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戈兰高地的主权,川普总统表明这是基于对以色列国家安全的考虑,除此之外,美国的这一举措,还有那些因素的支撑以及战略的需要呢?

戈兰高地的历史

戈兰高地是占地1800平方公里的高原,与以色列、黎巴嫩和约旦接壤。在古代历史中,戈兰高地历经了多个民族和王朝的统治,从戈兰这个地方,几乎可以看到本次人类文明中,整个近东(中东)各民族的历史,各个文明的兴衰更迭。

根据圣经,以色列从亚摩利人手中征服了戈兰。在整个旧约时期,戈兰是“以色列国王和以现代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附近的阿拉米人之间权力斗争的焦点。”旧约时期指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开始,时间大约是公元前1445年,直到耶稣出生前500年,前后历经约1000年时间。

公元前8世纪,亚述人控制了该地区,其次是巴比伦帝国和波斯帝国。公元前5世纪,波斯帝国允许从巴比伦归来的犹太流亡者来此地重新安置。

在伊苏斯战役之后,戈兰高地在公元前332年归古希腊马其顿王国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控制。后来罗马帝国也扩张至此。

戈兰高地有组织的犹太人定居点在公元636年结束,这时戈兰被阿拉伯人征服。此后,该地区又历经了包括乌迈耶王朝、阿拔斯王朝、花剌子模和蒙古帝国的统治。16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此地,1918年控制权被转移到法国。

戈兰高地
戈兰高地(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六日战争、水战争

各个民族在戈兰高地的征伐,证明了这是一个极具有战略性的军事要地。除此之外,戈兰高地还是一个重要的水资源之地,戈兰高地海拔较高,冬季积雪覆盖,有力维持着干旱季节河流和泉水的基流。以色列15%的水由戈兰高地供应。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世界格局重塑变迁,美、苏两个意识形态对立的超级大国崛起。1946年,叙利亚共和国独立,戈兰被划归叙利亚。1948年,以色列复国。

自以色列复国以来,一直被生活在周边的阿拉伯人所抵制,阿拉伯人认为以色列复国占据了他们的家园。以色列几面受敌,西南部有敌对的埃及,东部有控制着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的约旦国,北部有敌对的叙利亚。

1948年至1949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也称1948年阿以战争)爆发,战后,戈兰高地由以色列、叙利亚停战协定非军事化。但接下来的几年里,该边境地区发生了数千起暴力事件。冲突的根本原因是两国对非军事区的法律地位、土地耕种和水资源竞争方面的分歧。此后,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因水资源产生的武装冲突也被称为“水战争”。

戈兰高地的Banyas瀑布
戈兰高地的Banyas瀑布(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1953年至1955年,美国驻中东特别水务代表埃里克・约翰斯顿参与推进约旦河谷统一用水计划,试图以协商等方式永久解决约旦河水系水资源分配问题,使以色列、黎巴嫩、叙利亚、约旦的约旦河周边国家达成共同开发约旦河及周边水资源的协议。阿拉伯联盟拒绝这一计划,以色列则表示认可。

1965年,以色列从加利利海向约旦河谷下游抽调水的管道工程竣工,以色列开始向人口稠密的南部沿海平原输送淡水。黎巴嫩、叙利亚、约旦等周边国家则试图截断约旦河原水、袭击以色列国家输水系统。同期,叙利亚企图将巴尼亚斯河改道(约旦河河源之一,位于戈兰高地),这一事件成为六日战争的一大导火索。

1967年4月,叙利亚向戈兰高地的以色列村庄进行大举炮击,以色列击落了6架叙利亚米格战斗机予以警告。此事直接引发了1967年6月5日,埃及、叙利亚及约旦等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也称六日战争,以色列在6天时间内,将阿拉伯联军击败。

六日战争中,站在哭墙旁的以色列士兵。
六日战争中,站在哭墙旁的以色列士兵。(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52年 川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

六日战争之后,戈兰高地西部三分之二的地区由以色列占领和管理,而东部三分之一仍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控制之下。在叙利亚内战中,政府军与反对派也经常在此地开火。

52年后,2019年3月25日,川普与到访美国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白宫会晤,在之后两国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川普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随后川普签署公告。

2019年3月25日,川普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随后签署公告。
2019年3月25日,川普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随后签署公告。(Michael Reynolds - Pool/Getty Images)

对于这一历史性行动,川普表示以色列拥有对戈兰高地的永久主权至关重要,否则,在叙利亚南部活动的伊朗及伊朗支持的武装分子将利用该地作为攻击以色列的跳板,该决定将提升以色列的自卫能力,促进以色列真正享有他们有权拥有的强大的国家安全。

美宣布以色列对戈兰主权的四点考量

美国现时宣布以色列对戈兰主权,我认为主要有几方面考量。

首先,美国在中东地区有着较强的影响力,对维持该地区的和平方面,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美国不仅十分支持与其信仰、意识形态相近的以色列,同阿拉伯国家间也是重要的盟友。

川普当选后,致力于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埃及和约旦组建新的安全和政治联盟——“中东战略联盟计划”(MESA),这项计划被白宫和其阿拉伯盟友称之为逊尼派穆斯林的“阿拉伯版北约”(Arab NATO),目的是为了“对抗伊朗侵略、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的堡垒,将给中东带来稳定。”

从经济角度看,川普上任,美国经济强劲,在世界经济普遍低迷的形式下,2018年12月6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美国75年来首次成为原油和成品净出口国,打破了多年来对进口原油的依赖。从前美国石油受制于人,规定禁止出口,川普上台正好页岩油增产,这给美国增加了底气,废除了石油出口禁令。从上述两方面看,美国在与阿拉伯盟友的关系中,一方面合作紧密,一方面实力充足,占主导地位。

2018年3月20日,川普在白宫会见沙特阿拉伯王国王储,举起军事硬件销售图表。
2018年3月20日,川普在白宫会见沙特阿拉伯王国王储,举起军事硬件销售图表。(Kevin Dietsch-Pool/Getty Images)

第二,从现实角度来看,支持以色列是完全符合美国利益的。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开始对伊朗政权重新施加核制裁。而以色列无论在情报上,还是在军事上,都能给美国以最需要的支持。

伊朗在上世纪巴列维王朝时期,曾有过一段政治开明、经济飞速发展的时期,当时德黑兰一跃成为世界大都市,国王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良好。1979年伊朗爆发黑色革命后,霍梅尼等教士们上台,建立了实行伊斯兰教法的政教合一的国家,整个国家开始退化,现在的伊朗成了整个中东最封闭、对地区和平威胁最大的国家。(延申阅读:伊朗最美王后 40年黑色革命 百姓追悔莫及

第三,在剿灭ISIS的过程中,川普在中东采取了一种收缩政策,这种情况下,美国不希望撤出这个地方后,影响力由俄罗斯或者中共来填补,如果与其价值观接近的民主以色列能更多介入中东事务,对美国来说当然是有好处的。

第四,川普上任后,于2017年12月声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并下令将美驻以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这一举措获得美国两党和社会的广泛赞扬。

这是因为美国国会曾在1995年通过一项《耶路撒冷大使馆法案》(Jerusalem Embassy Act),参议院以93票支持、5票反对,众议院以374票支持、37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通过法案。该法案要求把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并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2018年5月14日,伊万卡与美财长努钦出席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的开馆仪式。
2018年5月14日,伊万卡与美财长努钦出席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的开馆仪式。(Getty Images)

该法案附带一项条款,允许总统签字,推迟执行,每次可延期半年。于是22年来,每位美国总统每6个月都因“国家安全利益”的理由签署总统豁免书,拖延美国大使馆的搬迁时间,同时不去触动中东地区的敏感问题。这样川普成为了兑现法案的第一位总统。

与耶路撒冷不同,戈兰高地虽然在历史上的整个旧约时期是以色列的“避难之地”,但该地在犹太人心中意义和地位上,显然远远无法和圣地耶路撒冷相提并论。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历史上的选择,对承诺的兑现,因此十分必要。而承认戈兰高地当然也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但看起来不是那么紧迫和必要。

美国其实是看到,中共近年来对以色列大力拉拢、渗透,因此出于战略等方面的考虑,承认戈兰高地是对以色列的一种额外附赠。

美国务卿在以色列发出警告

对于上述第四点,我们可以从一系列事件看出。川普发推文宣布将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是在3月21日,以色列的传统节日普珥节。

就在川普发推文的同一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在他的中东之行中,这趟行程旨在协调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合作,共同应对伊朗带来的威胁,同时也为美国即将宣布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计划铺路。

21日,蓬佩奥在以色列发出警告,希望以色列重新评估与中共日益增长的合作。
21日,蓬佩奥在以色列发出警告,希望以色列重新评估与中共日益增长的合作。(AMIR COHEN/AFP/Getty Images)

21日,蓬佩奥在以色列发出警告说,除非以色列重新评估与中共日益增长的合作,否则美国可能会减少美以之间密切的情报共享及其他合作。

蓬佩奥说:“当中国(共)做事透明,当中国(共)从事真正的经济交易时,我们没有担忧。”“中国(共)通过其国有企业进行间谍活动,并通过其技术系统,比如华为之类的公司,为各国和世界带来风险,当这些事情发生时,我们希望确保各国对这个情况有所了解,知道这些风险,然后各国将做出自己的主权决定。”

中共加紧“投资”以色列

这几年,在欧美加强审查中企投资、防止技术盗窃的同时,中共加大了对“世界第二硅谷”以色列的投资,据“Thomson Reuters”的数据,2016年,中共对以色列的投资飙升至165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了好几倍。

有的以色列公司直接被中企收购,有的把公司股份出售给中企,其中包括医学激光手术公司Alma Lasers,医学设备集团公司Lumenis,图像辨认公司Cortica以及感控集团Extreme Reality等。而涉嫌替中共从事间谍活动的华为、联想和小米已在以色列设立了研发中心,阿里巴巴也在以色列也进行了大笔投资。

2018年10月24日,王岐山访问以色列,希望加强两国之间的商业关系。
2018年10月24日,王岐山访问以色列,希望加强两国之间的商业关系。(ARIEL SCHALIT/AFP/Getty Images)

根据一份2015年协议,中企将在2021年接管以色列战略港口海法(Haifa)。海法是以色列最大的港口城市,美国海军船只常在此停靠,美以也定期举行海军的联合演习。

美国前海军作战部长、退役上将罗福贺(Gary Roughead)曾表示,中国港口运营商将会密切监控美国的船舶动向、了解维修活动,并可以接触到往返于维修站之间的设备,还能长期自由地与美国的船员互动。最重要的是,港口不可或缺的信息系统和新基础设施以及中共有可能安装的信息和电子监控系统,会危及美国的信息和网络安全。

专注于以色列资本市场发展的咨询公司“蓝星”(BlueStar Indexes)的创始人舍恩菲尔德(Steven Schoenfeld)表示,目前,中共对以色列的投资“几乎涵盖了所有主要的颠覆性技术领域”,比如自动化和电动汽车等行业。中国主要汽车制造商都在这些领域设有研发中心。

中共最重视以色列军事科技产业

以色列是以科技立国的典范,其研发产业中最知名的就是军事科技产业,而这也是中共最重视的领域之一。早在1992年中、以正式建交之前的80年代,双方的军火交易就开始了。当时中共的对外军火交易完全被红二代控制,和以色列军方建立了良好关系。中共军队花数十亿美元获取以色列的武器和技术,来制造战斗机、导弹、卫星和潜艇等。

国际新闻社“Inter Press Service”称,中共的YF-12A,YJ-62和YJ-92巡航导弹,HQ-9/FT-2000地空导弹,无人机的开发,均离不开以色列的军事技术。

美国中央情报局早在1993年提交给参议院的一份书面评估中就指出,中共十多年来一直从以色列获得先进的军事技术,用于开发喷气式战斗机,空对空导弹和坦克等。

由于美、以是战略伙伴,很多先进的军事技术在共同开发和分享,而以色列本身的开发能力很强,能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开发,其尖端武器又是与美国兼容的,这一点尤其被中共看好。美国因此也担心,中共正在寻求利用以色列获得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拒绝向北京出售的先进军事技术。

中共支持以色列的对手

中共和以色列不是天然伙伴,在价值观和地缘政治上都存在很大差异。中共长期以来支持巴勒斯坦,并试图插手中东事务。已故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John McCain)曾表示,中共在中东“有所图谋”。

虽然长期与以色列合作,但可以看到,在中共一直以来的宣传中,以色列被描绘为美国的“走狗”,入侵巴勒斯坦的“侵略者”,而巴勒斯坦则是“反抗侵略”,中共还经常为制造枪杀、人肉炸弹的巴勒斯坦恐怖份子鸣冤。

在国际上,中共是巴勒斯坦的支持者,它是1988年11月承认巴勒斯坦国的第一批国家之一,并多次在联合国投票赞成支持巴勒斯坦,包括2012年支持巴勒斯坦获得观察员地位。

除此之外,欧美也担心,中共从以色列获得先进的军事技术后,可能将其出口到其他与中共意思形态近似的国家,这对西方防止危险武器的扩散构成重大挑战。

中国劳工 二战救助 以色列报错恩

既然如此,以色列为什么还要与中共合作呢?有这样几点原因。

第一,犹太人比较功利和实用。中世纪的天主教重农抑商,后来新教改革,清教徒更注重道德,而犹太教除了摩西十诫及其延伸来的律法,一般约束较少。犹太教不禁经商,所以犹太人没有这个忌讳,当时的欧洲只有犹太人经商。

第二,从地缘政治看,以色列希望和中共保持良好的关系,毕竟中共和阿拉伯国家关系都不错,这样以色列可以多一个杠杆。

第三,以色列有很多的中国劳工。因为犹太人多从事脑力劳动,自己很少有劳工,又不能从周边敌对的国家引进劳工,这样会面临很高的风险,曾经就出现过阿拉伯劳工搞恐袭等事件。很多发达国家都有自己的劳工主要来源,比如美国劳工主要来自墨西哥,以色列没有自己的劳工情况下,从中国引进了很多劳工,中国人和犹太人没有宗教冲突,很多人比较吃苦耐劳,这样使以色列增加了对中国的好感。

第四,对于中国人民的帮助,以色列从没有忘记。1992年中、以建交后,以色列总理海姆・赫尔佐克就说:“中国人民在犹太民族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帮助了我们,以色列人民对此不会忘记。”此后,以色列总理拉宾和内塔尼亚胡也去中国参观过上海犹太旧址,还多次对中国二战时期的帮助表示感谢。

上海犹太纪念馆
上海犹太纪念馆(Difference engine/wiki/CC BY-SA 4.0)

这其实与中华民国前外交官何凤山博士的救助有关。1938年3月,纳粹德国吞并奥地利,第一批犹太人被送进集中营。纳粹当局指令称,只要犹太人离开奥地利即可被释放。当时很多犹太人想去美国,但美国对奥移民名额已满。1938年法国埃维昂会议后,32个与会国拒绝收容犹太难民。这时,中华民国伸出了援手,不管是谁提出申请,都能在中华民国总领馆领到签证前往上海,因此中华民国总领馆前每天都有很多犹太人排队等候签证。

中华民国外交官何凤山
中华民国外交官何凤山(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事实上,当时的上海已被日本占领,不需签证即可前往。总领事何凤山先生当然清楚这一点,但是这名义上的签证却成了犹太人逃离这里的护身符,也被称为“生命签证”。现在,在犹太人的圈子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何凤山,目前很多在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犹太人,他们的父母就得到过何凤山的救助。

因此,以色列对中国的好感,也缘于一种报恩,但是由于没有搞清中共和中国的关系,某种意义上说,以色列报错了恩。

不过,世界在觉醒,从目前美国和欧洲等国家的行动上可以看到这一点,以色列也并非完全不知情,尽管中以增强了贸易合作,但以色列明白,最重要的政治和军事保护者依然是美国。川普上任后,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更是前所未有的加强,昨天川普和内塔尼亚胡在白宫的发言,强烈的释放了这一信号。最终,相信以色列会做出自己的历史选择。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