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自古文人多灾难 难忘风雨故人情(图)

2019-03-17 08: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铁流先生
铁流先生(图片来源:铁流提供)

今天是缓刑期满的第六天,成都一批难友特地赶来街子古镇看望我,他们都是80高龄的髦耋老人,当年均文思敏捷,心雄万里的年轻人,不幸而沦为政治戝民。“改正”后严守清规,继续为党发光发热,甘做“驯服工具”和“螺丝钉”,因此贫困一生,挣扎在死亡线上。而我不甘寂寞,敢于背叛许身革命的初誓,毅然离开“组织”,响应小平号召,投身“改革开放”洪流,弃笔从商赚钱发家去了。

历史与生活开了个大玩笑,我在海里拼打了二十多年,成为最先富裕起来的一部份人,因不忘历史情结和国家兴亡责任,于2005年金盆打水脱下红绣舞鞋回归书斋,斥资出力办起了旨在“拒绝遗忘,还原真相”的《往事微痕》,因而结织了全国各地右派份子。今天来的十位难友,都是往刊的读者、作者支持者,全是风雨同舟的战友!

往事微痕》被当局定性为非法刊物,按我国刑律归罪,“非法出版”即为“非法经营”之罪,虽非收售分文,更未卖过一纸一字,也得承担刑责。蒙天恩浩荡,仅判我有期徒刑两年半,缓期四年执行。逐出帝京,囚居成都,整整一千五百多天。他们说,我在为历史责任坐牢,为活着的右派蹲监,挺值挺值。解禁的今天故赶来看我。我们能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他们送给我的是幅红纸对联,上联是:恭贺君子安贫,达人知命纪念;下联是一串好友名字熊习礼,杨绍熙,费宇鸣,俞安国,陶渭熊,艾风,杨铭传,胡崇真,彭慕陶,罗开文等等。

右派是群体,当年这个群体蒙难的是五十五万八仟九百二十人,海外公布的数字是三百多万人次。这个群体即将在中国消逝,但在历史上永远消逝不了,是中华民族一部灾难史,是中共一部罪恶史,是毛泽东一部整人害人杀人史。没有反右就没有大跃进,没有大跃进,就没有活活锇死近四千万中国人的“三年人祸”。反右是新中国的最大灾难,是中共至今走不出政治死角。

假话始于反右,谎年始于反右,一切灾难始于反右。反右前中国人还说点真话,反右后中国人不能不说假话。如果要彻㡳推倒反右,就要推倒毛泽东罪恶,不然中国永无民主自由法治,永无长治久安的昌顺繁荣富强!

铁流蒙难不朽!

铁流蒙难光荣!

请问,还有灾难在等着铁流吗?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