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最毒淫邪是专制 杀人越货无形中(图)

2019-01-24 11:33 作者:陈光诚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著名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月24日讯】最近不计其数的江苏孩子被注射过期疫苗导致不同程度后遗症的事件被从淮安金湖县揭露了出来。当地至少上百孩子的家长走上街头,要求政府给个说法。而相关各部门之间不但互相推诿扯皮不予正面答复,还在网上篡改有关已注射疫苗的信息,销毁证据。面对得知孩子是被过期疫苗所害而愤怒的孩子家长,中共一方面调集大批公安封锁干道,组成人墙试图驱散他们,甚至调集武警前来支援;另一方面则命令家长所在的单位、小区和公安上门施压,要求他们签保证书,甚至直接威胁他们。家长们发的微博被删,帐号被消除,就连获得消息而关注此事的记者也被中共指使公安和宣传部的人员上门警告、威胁,要求不准关注此事。这已经不仅是中共从来不去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了,现在是面对他们造成的灾难不仅死不改悔,还千方百计掩盖他们的罪证、打击无辜受害的人们了。

从长春销售到全国各地的毒疫苗事件刚过去不久,李克强总理那信誓旦旦的保证余音未落,据说2010年就存在的过期疫苗事件就又爆发了出来。面对此情此景,人们若默默的忍受,无异于糊涂的被慢性谋杀。无论毒疫苗、毒奶粉、地沟油也好,吸入的雾霾、喝到的污染水、吃进的毒食品也罢,总有一项轮到你。任何人侥幸躲过,纯属意外,不幸中招实属正常。中招者轻则致病致残,重则殒命夭折。而若据理力争,拒绝奴役,则会立即遭到独裁政权形式各异的打压迫害,如同被鬼上身一样,成为专制政权的重点关注对象。侭管如此,我们除了不断地反抗,别无选择。

中华儿女到底伤了什么天理,就像中了魔咒一样不管付出了多少代价也一直不能摆脱专制邪灵的纠缠。就连无辜的孩子也要不断遭到专制的伤害,等将来孩子们长大了,会认为现在受到的伤害,是因为你们长辈们今天的软弱无能造成的吗?

其实,你们的父母甚至祖父母一辈身心受到的专制独裁政权的伤害要远比你们直接和严重得多。他们仿佛被邪灵附体,有时在处于精神失常的状态下被裹挟着做了许多打人毁物,涂炭生灵,甚至骨肉相残的事情。我将中了红毒表现出这种症状的人称之为得了“专制独裁症”。

既然是病态,就要从医学着手寻找解决之道。传统医学把自然界能够伤及人体的致病因素分为外感六淫:风寒暑湿燥火,太过或不及皆可导致身体发病。内伤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失常亦会导致脏腑功能失调而生疾。还有饮食、劳逸、不内外伤。

可是不知为何,前人在论述环境与疾病的关系时,却没有提到政治制度对人身心健康的重要影响。我认为专治独裁的社会制度也同样是失常状态,是一种重要的致病因素。而且由于其人为结合政治的特点,无论是从它的危害范围之广,还是给人们身心带来的伤害程度之深,其对社会的危害性都远远超过自然致病因素。况且其传染速度比任何一种传染性病都快。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上世纪的“文化大革命”了。几乎一夜之间,使得全国数亿人疯狂,无数宝贵的优秀传承被毁,数以百万计的社会各方面的精英被批斗、打死不得翻身,父子反目、师徒成仇,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造成了社会道德断层,它的破坏与杀戮是史无前例的。

中医治疗疾病讲究辨症求因,审因论治。只有找到病因,将其去除了才能从根本上治愈疾病,就是我们俗话说的除根。小修小补式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是治标而不治本。

专制独裁症的难以治愈,不是因为病因难找,也不是因为无方可出,无药可用。其最难之处在于患者讳疾忌医,不认为自己有病,因而拒绝医生的施术治疗。其症状一定程度上像精神病,但于一般的精神病又十分不同,主要表现为一定情况下的“判断功能失常”。

它是因大脑中被片面地输入了太多的阴性信息,造成体内信息的阴盛阳衰,阴阳失调,神明之府被蒙蔽所致。要治疗就要因地制宜,补充缺乏的阳性信息。因此,原则上要泄其有余,补其不足。方法上要去除过滤掉阳性信息的系统——网络防火墙等,保证阴阳信息的自由传播。

要治愈人们的专制独裁症,关键是要拔除病根——专治独裁制度。彻底去除了病根,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患者适应了体内阴阳信息平衡的状态,心窍开明了,病症自然也就除了。这需要已经清除了红毒的人们组织起来,不断创造条件,让新的被解毒者加入其中,携手作战才行。

为了去除这最毒的淫邪——共产专制,避免老幼妇儒、子孙后代继续遭到红毒的侵袭,被无形的屠掠,让我们带上良药——良知、智慧与勇气,携手行动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