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荒谬的年代 (下)(图)

——欧洲在美大选中的异常表现

2016-12-10 08:30 作者:王尚一 桌面版 正體 14
    小字

【看中国2016年12月10日讯】作者题记:这是个荒谬的年代:荒谬才正常,正常是荒谬。  

(接前文)

三 、欧洲知识分子最猖狂

欧洲知识分子很好解读。欧洲政治高度精英化,知识分子与权贵融为一体,知识分子是权贵,权贵就是知识分子,所以欧洲知识分子极其猖狂,简直肆无忌惮。

整个欧洲都有根深蒂固的贵族情结。二战后,在美国的保护下,欧洲基督教逐步被边缘化,政治正确成欧洲的主流价值观,圣母遍地行走,而基督徒川普(特朗普)被美国知识分子黑成无知自大粗鲁的野蛮人,竟然参与竞选高贵的美国总统,这让欧洲知识分子贵族情难以堪,怒不可遏。一个盖房子卖房子的黄毛,还想登天啊?当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另一个原因是欧洲的白左思想根深蒂固。18世纪开始,从伏尔泰到黑格尔再到罗素,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整天泡在酒馆里谈女人谈人生谈世界的哲学青年逐渐进阶成欧洲白左,并且扩散加固,到今天他们已经成欧洲的晚期癌症,不可救药。尽管德国科隆性侵的伤口还未平复,法国尼斯街头的鲜血还未风干,面对川普对欧洲“政治正确”价值观的蔑视,白左勇敢的对川普予以猛烈痛击,不求做对,但求捍卫!

纵观2016美国总统大选整个进程,与其说是川普和希拉里的竞争,不如说是川普和以美中欧为代表的邪恶知识分子集团的战争,全球化利益集团则充当邪恶知识分子集团的后台和金主,从幕后操控知识分子在一线冲锋陷阵。本次大选中,邪恶知识分子集团的面目暴露无遗,反常识发逻辑反人类,迷信强权迷信金钱迷信洗脑,最后不仅误导自己,更误导金主后台对大选形势做出无法挽回的误判,以难以置信的惨败告终。

在美国国内,知识分子加剧崩溃。美国有世界上最多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各类社会基金组织,强大的传媒系统,深入渗透社会的高科技系统。本来正直而智慧的知识分子应该预见问题,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再通过发达的传媒警示社会并提出解决问题的思路,借用高科技力量发动民众,团结起来及时解决问题。但是当今美国的邪恶知识分子作为反美反人类集团,不但不引导民众解决问题,还为了支持权力集团假装问题不存在,同时禁止民众主动解决,还给年轻人洗脑忽略问题的存在。知识分子依靠并迷信权力集团,掩盖美国社会的真相,推波助澜作恶,动摇美国的国本,加剧美国社会、经济、外交和思想的崩溃。


岂止是震惊:为何美国主流媒体对待川普如此不公平?(网络图片)

知识分子的反美反人类面目在川普竞选过程中逐渐暴露。川普提出任何包括美国民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的主张,知识分子不是就事论事探讨,而是先给川普扣上种族主义、反移民、仇外、敌视穆斯林等帽子,让关乎美国民众个人和生命财产的议题完全得不到讨论和关注,继续压制。面对美国经济全面崩溃的严峻形势,经济学家不检视实际经济状况,不就川普提出的经济政策研讨,而是反对川普本人,以达到通过攻击川普个人,来掩盖希拉里试图摧毁美国的一系列政策,因为他们可以跟着希拉里的政策获利。

川普和邪恶知识分子集团的核心矛盾是利益矛盾。川普的根本执政思想是为美国争取更多利益,民众获得更多工作机会和更高收入,同时政府开支减少,给民众减轻压力,让民众生活更好。知识分子的根本思想则是,以各种高尚的口号为借口,慷国家之慨给外国人,慷他人之慨给寄生虫,政府更多腐败,对民众征收更多更重的税,以便自己借机浑水摸鱼。如果美国文化转向坚韧、勤劳和吝啬,知识分子将失去优越的生活条件,甚至没饭吃,所以知识分子坚决反对川普,力求美国留在自我割肉的文化中。

在中国,由于中国是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受惠国,中国体制整个都绑到全球化战车上,中国权贵借助全球化捞取富可敌国的财富,邪恶知识分子也籍此获得极高的社会地位和大量财富,他们都积极坚定的拥护全球化抵制川普,而无条件崇拜知识分子的脑残粉自然跟着偶像无条件抵制川普。与此同时,希拉里作为中国公知女权民斗的金主,这些群体也是不遗余力为希拉里摇旗呐喊。这里要指出一点,中国公知女权民斗是中国维稳力量的一部分,他们属于改良派,并不反专制体制,所以体制容许他们小打小闹,并配合他们在国际上做出中国有人权的假象。既然大家都爱希拉里,彼此就是朋友,所以在这场空前受中国人瞩目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中国展现出表面上八竿子打不着甚至有矛盾冲突的各群体却一边倒、合力围攻川普的旷世奇观。

在欧洲,欧洲分两个层级,统治阶级痛恨川普颠覆欧洲的政治正确价值观,担心颠覆当下的执政政策和路线,导致右翼势力的强大,颠覆他们的统治地位。普通阶层则因为白左成癌,对穆斯林难民充满爱和怜悯的他们,无法接受川普冷酷无情的反穆斯林政策,不爱就是伤害。所以即使欧洲在一天天绿化,欧洲白左却方向一致集体抵制川普。

大选结束后,面对川普以绝对优势胜出的结果,美国知识分子集团如丧考妣,精神崩溃,期望越高失望越沉重,主流媒体主持人和嘉宾目瞪口呆,气氛如参加葬礼。第二天,各大学的众多教授悲痛到无法上课,有些学生们则抱成一团痛哭流涕。痛定思痛后,他们首先埋怨社会,要求给心灵受伤的学生提供心理医疗,然后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打砸发泄不满。显然,他们所谓的民主,只是有利于自己的民主,对自己有利就接受,不利就断然拒绝。大选前,知识分子要求川普愿赌服输,要求他承诺接受大选结果,但从来没人对希拉里提出这个要求。这清楚的表明,一是知识分子愚蠢的认为希拉里胜券在握,二是他们所谓的民主是双重标准。失败没能让他们悔改,他们执着的选择邪恶支持邪恶继续作恶。

在中国,当川普胜出的“噩耗”传来,两岸三地的知识分子都陷入了“震惊和悲痛”。他们多年互相口诛笔伐,但在支持希拉里上却神奇的走到一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个黄色种族的最过人之处就是,在每个历史转折点,总能做出最错误的选择。在以本次美国大选为节点、世界随后面临大动荡的时刻,两岸三地在全球化里崛起的权贵、富豪、知识分子三个阶层集体选择希拉里,都押错宝。

至于欧洲,川普当选是如此荒谬,以至于欧洲从上到下笼罩在震惊和慌乱中。对川普的无知,对未来的恐惧,一切都变得无法预测,无力掌控。

归根结底,史无前例、吸引眼球的2016美国总统大选,就是一场依附于全球化利益集团存活的知识分子集团发动的对川普的全球化围剿,一切源于川普竞选提出的反全球化政策。邪恶的知识分子支持全球化利益集团对世界的奴役和洗劫,支持各种犯罪,帮助权力和犯罪集团对民众洗脑。在全球化经济扩张过程中,邪恶的知识分子成为重要的食利集团,为了维护权力集团和个人利益,知识分子不遗余力的战斗。随着川普上台推行一系列反全球化措施,全球化经济将迅速全面崩溃,全球邪恶知识分子集团都无法逃脱覆灭的命运。

真正的战争从大选结束开始。竞选时是宣战,大选后是开战;竞选时是口头威胁,大选后是刺刀见红。腐败利益集团不会坐以待毙,依附于全球化利益集团的邪恶知识分子集团也将继续抹黑和攻击,川普将面临更多艰难更多危机,但这绝不影响川普的雄狮团队勇往直前。川普风暴终将颠覆荒谬旧世界,埋葬邪恶,建立新秩序。美国必将再次强大,更加强大,这是神为他坚持正义和真理、无惧与邪恶战斗的子民们备好的甘美果实。(全文完)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

【编后记】本栏目专栏作家、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经济学者王尚一,在今年美国大选前的8月份,就曾经慧眼独特、匠心独具地推出一部系列大手笔《川普风暴》,系统地分析、阐述并大胆、准确地作出了“美国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唐纳德•川普先生将在本次美国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的预言。遗憾的是,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我们未能及时刊载这部石破天惊的“预言书”,特此向一直关心【尚一专栏】的读者朋友们致歉。为亡羊补牢,本栏目将陆续从《川普风暴》中摘编一部分与财经内容密切相关的内容登载于此,以飨读者。敬请关注——谢谢!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