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危矣 老百姓警惕 當年他們這樣割韭菜(圖)

2019-07-20 13:22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中國經濟危矣,老百姓警惕,當年他們這樣割韭菜
中國經濟危矣,老百姓警惕,當年他們這樣割韭菜。(stockpics/Adobe Stock)

按:美中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經濟形勢不容樂觀,為此,中共號召百姓「共赴國難」。但中共政權不是想著怎麼樣帶領全國人民度過難關,而是盤算著怎麼趁人之危,收割經濟成果。其實,中共向來如此,其在初創階段沒錢時的財政狀況一直是一個謎團,我們可以從「中國工農紅軍四方面軍政治部」主編的《籌款須知》的小冊子中,窺見冰山之一角。這本宣傳手冊中《籌款》部分長達兩萬多字,現節錄其中「籌款技術」部分,供讀者參考。這個「籌款技術」對於讀者的意義在於,時代變了,科技發展了,籌款的具體手段和策略會變,但其中的思路不會變。我們不妨從歷史中汲取教訓,瞭解匪之所想,如何具體防禦,任您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籌款須知》

籌款技術是能否籌得更多,籌得更快的實際問題及有效的技術。若徒有正確的策略而沒有好的技術,是不能得到好的結果的。十二軍的籌款成功,技術好也是個很大原因。故籌款技術的要求是非常必要的。主持籌款工作必須瞭解他們的實際情形與政治常識,還要把交際手腕和籌款的實際經驗相結合。籌款技術很多,總的說起來可分為:

1、一網散開,精密調查

籌款部隊的佈置,與籌款的成敗有直接關係。在決定籌款的時候,就要計畫到經濟的中心地在哪裡,籌款的指揮中心就設在那裡(師有師的中心地,團有團的中心地)。在敵情許可下,所屬部隊應盡量以連或排為單位,散佈在周圍地區(如果有敵情,便要以主力位置於近敵接近的那一面設立)。這樣如網打開,越收越攏,易散易收,既便於指揮督促,土豪一個也跑不脫身,而且敵人趕來也可以應付自如。部隊已經佈置,便立即精密調查一切情況。進行的辦法要靠自己調查,絕勿依賴商會或土豪代表。調查人員要具備耐煩(即熱心)、精密(即細心)兩個條件,能耐煩,才能在豪紳、地主壓迫欺騙之下,話語不通的白色地區群眾中有所獲得;能精密細心,方能查得準確,百籌百中,不要聽「有」「大」「多」而高興馬虎,或聽「無」「小」「少」而喪氣算了。要能在群眾的無意閑談中、言語矛盾中和行動中有所查得。

調查內容:A、地主、商家姓名;B、所有田地、財產、資本、做甚麼生意及此地現有情形;C、所在地點,本人家屬現在地方,以及房屋的大小、方向、前後形式,門頭遠近;D、平日在群眾中有無惡感、好感、剝削手段等。

進行調查的時候要找到貧苦勇敢的工農份子或流氓份子:A、先由普通的說話閑談入門去宣傳(能用宣傳的方法啟發群眾的階級覺悟為最上策),不要問:這裡有土豪沒有,姓甚名誰……(這最呆笨),只要從側面:表面是普通的說話,在群眾無意中去偵察判斷。如問:「你忙得很,禾插完了麼?作了幾畝田?每年吃穀夠不夠?不夠到哪裡買穀?某家有幾多穀賣出?」或裝著買米的樣子去問,或幫著他做事,在說家常話中組織些特別痛苦的去處)去探討;B、找些土豪的財物或鴉片煙、酒肉等,秘密分給那些貧苦工農、小孩或流氓份子,甚至許諾事成後賞他們金錢以引誘他們說實話;C、在紅區的街上、巷頭、部隊駐地附近設意見箱,宣傳廣泛的徵求秘密揭發豪紳地主財產、罪惡、醜行、及對紅軍的批評、要求與一切工作意見。(這次總政治部在黎川城設意見箱取得了很多成績。除達到調查目的外,還將有些群眾意見書照原文公布,一方面能擴大意見箱的影響,更藉此擴充革命宣傳,一方面可得到群眾意見為工作借鑒。)D、一方面的調查若不準確,要有幾方面的調查,尤其是要發動部隊官兵全體動員,深入群眾,有組織的(分出區域、部門)進行調查,直至準確為止。

2、迅速捉人,適當待遇

人是活寶,只有捉到人,籌款就容易。在周密調查結束後就要迅速捉人。捉人的方法要注意運用便衣隊,而部隊中要注意找本地人參加組織。隊員出發時要化裝成各色土民(每次化裝要不同),暗藏手槍,分途出發。特別注意趁黑夜、半夜、雨夜、雪夜,以及拂曉、黃昏這兩個時候。要不怕路遠,不怕困難,要非常迅速以免被捉之人逃避,有些雖逃,但走不太遠。(如果是地主、富農,最捨不得出遠門多用錢,而且部隊網散開了,那些人必走不遠。)

要做個裡應外合,就是說要埋伏二個以上的人拿手槍在土豪屋內,其餘的都出來,做個沒找到人失望的樣子,再埋伏幾個人在屋外面,等土豪回時(要注意土豪常先派走狗打探然後才回家,這個情況便不要行動),外面圍著,並派人進去協同裡面的人捉人,如果這樣已為土豪知道,便可以完全撤回來,暗中偵探,以便回頭再捉。捉了本人當然好,就是當家的獨生子甚至家屬以及走狗也都可以。(在行動了,必須迅速的捉其餘的人,以免驚動而逃跑。)

如果許多土豪潛伏城鄉附近,經細密調查後,必須盡可能的先準備相當的群眾條件。(有工農會、糾察隊、游擊隊等組織更好,如沒有,也要組織少數工農份子或利用流氓組織密緝隊),實行有計畫、規定日期時間,由所駐各地部隊驟然戒嚴(要以肅反為名出佈告),城內城外,街前街後……到處把守。除群眾有革命團體的符號外,一律禁止活動。然後挨戶檢查,不單「活寶」可捉到,即一切反動首領都可一網打盡。

對於已捉到的人要有相適應的待遇,同時要利用他們報告土豪的情況。特別對其走狗(僱的工人、鄰人等)、小孩、老人、婦女,按當地人情風俗及其家庭情形,分別被捉人的輕重,普通以當家的、父母、獨生子以及上有父母,下有兒女的為最重要,同時未嫁的女子,且只有一個,或媳婦懷孕,娘家又厲害的,也為重要對象。輕的可以放回辦款,重的必須收押分別籌款(即來了好多款才放某人,最重要的要最後放)。收押的人必須常用宣傳與恐嚇的手段分輕重對付。並讓其與代表及其家屬見面,使他們能共商籌款及使悲傷情緒影響家屬以便緊急籌措(但在特別情況下,沒開始交涉,未繳分文時,也不許見面。)

3、多貼條子,少寫數目

地主、商人本人雖逃走了,但他走不遠,並有走狗隨時在打聽消息。這時必須用貼條子的辦法,指出捉人的理由、要款的數目,限期接頭繳款。條子要貼得多,不管地主、大商人、富農,凡在政策允許下可以籌得的,都要貼,以免漏網。但出款的人,一來出款痛心,二來也難辦到,故在寫條子時要充分估計到出款人的整個財產,以及此地現有財產所值,特別是動產,按照他的能力,只要靠得住,聚少成多,比較實際而容易籌到。故每張條子要少開數目,即留有交涉餘地。在自己判斷的實際要求上略加一點是可以而需要的,如果數目太大,把他嚇翻,或他此地所有動產還不過如此數目,他則索性不理,只要有一個不繳,就會形成困難,即或再減,也失去了威信,這是立三路線的籌款辦法,表面要得很多,實得其反。去年一軍團在醴陵開價十萬,實得四萬,三軍團在萍鄉開價三十萬,實得不過二萬,這次黎川也是一樣犯了同種錯誤,寫四十萬,將來八萬恐也難收到,這是主要原因之一,以後籌款同志望注意。

4、有軟有硬,加緊催款

條子既貼,絕對不要聽任土豪延抗不交,或只派代表交涉,企圖延期不繳,必須有計畫有步驟的派人分頭加緊催款。催的手段貴乎厲辣,催了一次又一次,要不使其態度冷淡,而且在必要時,沒收一家的財物,燒一家的房子,或殺一個土豪(都是出於籌款無望而又有政治意義且能為大多數群眾所認同的,而不宜以殺人燒屋為催款的唯一辦法),以及用要燒要殺的形式恐嚇(燒房經過宣傳,拆開大門,倒洋油)等的階段,每階段中都可利用恐嚇催繳。殺人也要經宣傳,擬罪狀,捆綁,寫罪狀,蓋官印的幾個階段。有時為使代表不困難,有餘地籌措,催款手段也要有軟有硬,特別是對繳款快的要有相當減少,以鼓勵其餘,而討好代表(但在軟化對方時要能鞏固自己原擬實數,或相差不遠,特別嚴防劣紳的代表用酒肉──不吃為好──花言來包圍你)。此外,為了更加緊催款,也可以當著代表面用主持籌款人的上級名義下命令嚴密督促,以便主持籌款人與土豪代表更好地運用軟硬手段來周旋,只有這樣有軟有硬,有聲有色,催起來才有效果。

5、做好做歹,雷厲風行

當貼了條子派人催款的時候,還須佈置一些人(當地人更好,部隊中的也可以)向富豪代表宣傳,幫做轉彎(實心在要錢)子工作,以探聽代表與出款人的意見,並向土豪家屬以及群眾(群眾中有土豪走狗在打聽)報凶報吉(時而說這個繳納到幾成就可以了事,時而又說那個一定要繳到某數才了事,不然,到某時要燒屋、殺人;時而說已開始磨刀了,要殺土豪某某),做好做歹(即張言某人不出錢就不幫其轉彎疏通,其人是可以並實際上也如此進行,打土豪,拿洋油,磨馬刀等等),以包圍土豪及其家屬(特別是婦女)和代表,攪亂他原來心裏的把握程度。總之,到了籌款時候,必須動員群眾,調查的調查,貼佈告條子的貼佈告條子,以及向群眾宣傳的,向代表交涉的和催款的,散佈凶吉消息的,做轉彎工作的,提洋油的,磨馬刀的,打土豪的,沒收財物的,散發東西的,督促的,各種工作人員都要雷厲風行,積極去做,只有這樣才能動搖土豪及其代表與家屬講價的主要反抗心理,服從我們的罰捐,才能使財寶滾滾而來。

6、優待土豪代表

無論我們籌款如何有理由,無論宣傳以及紀律如何好,但是站在其階級利益上的地主、商人、富農,總把我們當做他們的階級敵人,不敢當面就同意繳款,而是要旁人,工農份子、親屬或走狗來交涉繳送。又或地主商人不願繳款,我們單憑硬要,不利用第三者──土豪家屬、朋友等去勸說,則籌款更是難有希望。故此,中間人──土豪代表,在籌款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時我們還要認識到:當代表的都是些會交際,慣投機的人;一部是工農份子,敢來接近,優待土豪代表更不宜忽視了。如何優待呢?不外乎:

A、與土豪代表來往要有專人,而且要有所謂「官」(籌款主任、政治部主任等)接洽宣傳,招待膳宿,言語要吹牛皮,飲食招待都要相當客氣,對代表要有尊重的表現,即對不繳款的土豪發脾氣,嚴厲催款,也要注意勿妨害代表。對繳款快的多的,減了款子,要當代表及其家屬面前說到:有礙某某代表面子等(如果代表是工農份子還要特別說到),以提高代表的地位,而促其更努力奔走;B、對代表,特別是真能努力繳款工作的,我們要相當的許以金錢酬謝,並可用累進的方法,凡繳款越多的酬謝也越多,所籌得實數百分之幾為酬謝費(當然在酬謝時要計算總數於我們有益無損的),而且要注意到由我們直接分發酬謝,每個代表均要分到,另外擔負繳款較大的數目的代表中的主要代表,還要相當加謝;C、有些小的問題,在政治籌款上我們要無損失的能相當滿足代表的請求(如保人等,如已有群眾革命團體,革命團體才能保人);D、不單對代表如此,即對送款的一切人(挑款的等)都要有相當的優待與宣傳準備工作,以引起他們樂於接頭交款的興趣。這樣使當代表的既有錢得,又顯得有本事,且能與威風凜凜的紅軍來往而受優待尊敬,自己以為地位提高,很有味道,他便熱心而且想多做幾回代表。我們同時更可利用他調查土豪,再當代表,擴大籌款工作。

7、挖地窖

封建地主是守財奴,有了錢,放債怕對方沒有能力還,營商怕虧本,故無論城鄉土豪都喜歡埋窖,只要有好的技術熱心挖窖,對於籌款當有絕大幫助。窖常埋伏在人不注意處的廁所、糞缸下、豬池下、隔樓板瓦罐裡、煙囪中,總之凡可以埋藏處都會埋藏,而這些地方都須詳詳細細地尋找,要檢審首先要有精密的調查,特別要找土豪守家的說話,找普通人暗中觀察他的行動;在那裡睡覺,在那裡吃飯,常到那裡去,他的眼睛注意到那裡,特別當你或別人進去東找西看的時候,他的注意力在那裡。如果你有了相當把握時,便一面繼續宣傳偵察,一面便可以正式挖地找窖。(這時可以酌情拘押守家者,恐嚇,或不拘捕,暗中監視之,看他著急不著急,看他會守在那裡不動。)但主要靠自己用各種方法,如潑水於埋款地上,看水透快慢(快的土鬆的就有貨),挖土看色氣,看鬆緊(新色土鬆的有),用心量房內外的寬窄,牆壁的厚薄,是否有夾牆,量了樓下要量樓上(有的在樓板以下起隔牆),看了屋檐要開天花板,拆出看是一層還是兩層,總之不妨翻天覆地大找一場。萬一沒找到也不要放棄,還必須按屋大小,派便衣偵探潛伏周圍,看白日裡有甚麼人進去,都在那裡看了某處有好久時間?神色如何?看了出來之後又怎樣了,這時絕勿露形,只報告負責人,到晚上再派偵探,看他準備何時動手挖窖。因為他已挖動了,必定要趁夜裡取的,你便在他挖掘時暗中派人監視,只把人圍好(防他的外面偵探知道)捉人,再強迫他完全挖出就是了。而且這種取挖人必是土豪親信走狗甚至是兒子或本人,絕對勿輕易放掉,必要時趁夜迅速找到那些藏起來的肥土豪。

8、拍賣

在政策允許下沒收的財物,有時為籌款子,可以廉價拍賣,但要注意:A、能賣到相當錢數的,錢太少不要賣,寧可不取分文散發,以爭取更有價值的群眾;B、穀子特別是義倉等穀,因穀子是群眾迫切需要而不可得的(雖名義倉,實豪紳霸佔),絕勿拍賣,要盡數散發給當地工農貧苦群眾(最好能有計畫的由群眾革命團體去散發,以擴大革命團體影響,以便他們對我們的革命動機有認識,因為工農貧民得到了利益)。C、拍賣快時,須按貨物分開來,要不零賣,須告訴群眾幾家一聯;D、貨物太多,時間不夠,要計算到後幾天再減價發賣,以及零賣與散發,絕不要等走了還有留給豪紳的。

9、最後一著

有時各家所罰捐款都繳齊了,而我們還嫌不夠,土豪商人還出得起,而時間還來得及,便要來個最後一著,加捐,或加以「重利剝削,高抬時價」的罪名,或以曾控告過革命份子、摧殘過工農運動等之政治上所不容的罪名強迫,在必要時,雖以前已罰或捐過款,也可以再殺一個。要殺的必須更加重罰款,但這不是簡單的為著籌款來個最後一著,還有政治上的重大意義。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