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評】川習會後美中談判前景如何?(視頻)

2019-07-17 10:24 作者:天琴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李笑快評198(攝影:天琴)

【看中国2019年7月17日讯】2019年,G20川習會上美中決定恢復談判。但是兩周後談判仍無進展,雙方會晤遲遲不見蹤影。美中談判前景究竟如何?

很明顯,雙方都對恢復談判做了積極努力。美方暫停了對剩下的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征稅,川習會前美方宣布免除110種中國商品的關稅,並對華為有條件地開放產品出售;中方則承諾大量購買美方農產品,並從中方悔約前的協議版本重啟談判。

從目前情況來看,雙方近期達成協議的可能不大。但中長期有可能達成協議。

雙方近期無法達成協議的一個原因是,雙方的底線有很大差別,短期達成共識可能不大。美方要求,中方從法律上確保結構性改革,包括終結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移、國家對企業補貼、保留一部分關稅和繼續加征關稅的權力作為協議執行機制的保障,這是因為中方有不執行協議的歷史。美方是把縮小對美貿易逆差作為中方結構性改革的結果來看待的。

中方底線是希望在技術和行政層面解決問題,比如有部位發文出臺有關貿易、金融、市場準入和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措施,但不想深入到結構性改革或執法機制或法律等領域。具體要求是,如達成協議要取消全部關稅、協議文本必須平衡、對等的,另外,貿易采購數字要縮小。對中方的底線,川普基本是否定的,因為美方是受害者,貿易戰就是要糾正中共和江澤民長期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狀態以及隨之帶來的貿易順差,而不是雙方各有侵犯需要互相讓步,川普之所以兩次延緩加稅,是為延長達成協議的必要時間對中方的善意,所以美國無必要作出對等讓步。川普保留關稅是鑒於中方有不執行協議的前科(如加入WTO時的承諾),包括最近的一次把談判中已經同意的共識全部推翻,所以川普是把關稅作為執行機制的必要工具,最終是要零關稅。如果中方能確實執行協議,根本沒有必要擔心取消關稅問題。至於貿易采購數字這是可以具體商量的。

雙方近期無法達成協議背後有更重要的原因,江派搗亂不斷,嚴重影響習近平決策。現在已知中方5月初的悔約是韓正、王滬寧發難導致的。貿易談判中的兩個關鍵問題,涉及結構性改革以及國內補貼,對應的部委是發改委和財政部,這兩個部門歸韓正掌管。韓正還掌管香港和澳門事務。而王滬寧負責整體宣傳。韓王是從實體部門和宣傳部門兩方面夾攻幹擾習近平的。江派利用習迷戀中共權力和保黨的情結,用扭曲的信息、觀點(如誇大民主黨2020年大選的得勝率等)影響和脅迫習按江派的意圖決策。同時用打投降派、崇美恐美的帽子逼迫習近平削弱劉鶴權力,進一步對美強硬,攪黃談判,目的是要把習近平搞下臺。因此只要習不清除江派勢力,近期就無法簽約。這表現在中方立場態度不斷在朝不利於協議方向變化。例如中方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承諾沒有兌現;中方談判團隊也在發生變化;中方至今沒有確定赴美談判日期等等。

從根本上看,美中簽約就是否定中共和江派長期的掠奪性經貿政策和結構。而這只是清理江澤民整體犯罪的一個側面。江派是中共內部罪大滔天的派別,罪行包括人權迫害、長達20年殘酷迫害法輪功、大規模活摘器官反人類罪、賣國、政變、腐敗治國等,所以江派最擔心的就是否定經貿政策會引發對江澤民的整體清算,是決堤的缺口。所以韓正、王滬寧拼死要堵住這個缺口。所以想盡辦法要把巨額關稅、外匯儲備銳減、外資大量撤離、供應鏈轉移、企業倒閉和失業劇增等加罪到習頭上,逼其下臺。

目前貿易戰正在朝和中共人權迫害及政治制度掛鉤這一方向發展。從中長期看,中共的內外危機愈演愈烈,很可能把習近平逼到類似戈爾巴喬夫/葉利欣解體共產黨這條路上,同時中共內部也會出現審判江澤民、拋棄中共的力量,和人民的反抗結合在一起,終結中共統治,從根本上解決中國問題,包括貿易戰簽約。我認為,這就是川普貿易戰所產生的推動作用和附帶結果。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