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隨筆】紅朝、華為與商鞅之死(圖)

2019-05-03 00:15 作者:劉翰青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華為公司
華為公司(圖片來源:)

【看中國2019年5月2日訊】題目或使看官有幾分迷茫,似有「關公戰秦瓊」式的時空錯亂,且容余為諸君詳述。

華為引發的聯想

去歲良月,華為「女少主」孟晚舟為加國所擒,華為、5G、間諜(特務),遂成熱議話題。

坦承「支持中國共產黨」的華為「掌門」任正非,信誓旦旦的宣言「我從未做出傷害其他國家的任何事。我個人的政治理念和華為的商業營運並沒有緊密關聯」。然而,回顧華為——在紅朝朝廷與高官的特別關照下——迅猛發家的「輝煌」歷史,再加之任「掌門」的「黨衛軍」出身背景,任氏的信誓旦旦,便如同紅朝十餘年來宣稱——「中國人權狀況處於歷史最好時期」——一般搞笑。

對於如此「死忠」當朝,又肩負「特殊任務」的華為,紅朝自然要不遺餘力的為其站臺,四處遊說。畢竟,並非列國都有親華遠共的智慧,偶有觀望動搖者,便難免入其彀中。於是,似隱約可見華為任氏及紅朝高官們,那忘形般的得意。

余念及此,忽然想到商鞅——這個史籍上臭名昭著、然被紅朝奉為改革家之輩,細思之,頗覺其行為境況與任氏及其背後的紅朝高官們甚為相似。

作法自斃的商鞅

商鞅,本名公孫鞅,乃衛國國君庶出(就是私生子嘛……)。聽聞秦孝公全國尋訪人才,便西入秦地,通過孝公寵臣——閹人景監將自己引薦給孝公,又利用孝公急功近利之心而得重用。

其一旦手握權柄,便施苛政、興酷吏,在國內,利用惡法誘逼民眾互相告發——「不告姦者腰斬,告姦者與斬敵首同賞,匿姦者與降敵同罰」(《史記.商君列傳》),依靠強權壓制民眾,將議論其變法者「盡遷之於邊城,其後民莫敢議令」(《史記.商君列傳》)。在國際上毫無信義,以和談為名欺騙魏國統帥魏公子昂,卻設伏綁架之,並襲擊魏軍,且因此被秦孝公封為商君。

商鞅相秦十年,自以為志得意滿,全不見災禍臨頭。誠如賢士趙良所見:「如今您能見到秦王,是他大秘景監推薦的,這就沒啥好名聲了。身居相位不為百姓謀福而搞面子工程,這不是為國建功。……用嚴刑酷法殘害百姓,這是積累怨恨禍患啊。……您一出門,後邊跟著幾十輛武裝車輛,有膀大腰圓的貼身警衛,還有武裝部隊在您車旁護衛,這些防衛缺一樣,您也不敢出門。……您的處境很危險啊,就像早上的露珠很快會消亡」——「今君之見秦王也,因嬖人景監以為主,非所以為名也。相秦不以百姓為事,而大筑冀闕,非所以為功也。……殘傷民以駿刑,是積怨畜禍也。……君之出也,後車十數,從車載甲,多力而駢脅者為驂乘,持矛而操闟戟者旁車而趨。此一物不具,君固不出。……君之危若朝露」(《史記.商君列傳》)。

商鞅對此勸告不以為意,五個月後,秦孝公死,秦惠文君即位,商鞅被控謀反,一路逃亡至邊境,欲入住旅店,店主拒絕道:「商君有令,讓沒身份證的人住店,店主也要判刑。」——「商君之法,舍人無驗者坐之」(《史記.商君列傳》)。商鞅此時方悔作法自斃,長嘆道:「唉呀!今天竟然被自己訂的法律給坑了!」——「嗟乎,為法之敝一至此哉!」(《史記.商君列傳》)。

他逃至魏境,而魏國因其曾背信棄義,又是秦國通緝要犯,便將其送回秦地。商鞅只好潛回封地糾集人馬,終被秦軍擊潰身亡,其屍身被帶回咸陽車裂示眾,其全族被秦惠文君誅滅。

紅朝商鞅」的了局

而今,任正非們為禍天下之害遠勝商鞅何止百倍——助共為虐,建「防火長城」封鎖真相,造「天網系統」監視民眾,更將其觸角伸向海外,妄圖將世界置於紅朝操縱之下。

華為之禍遷延日久,一如紅朝製造的其它禍端一般,令正義之士心憂,或讓任正非與紅朝高官們竊喜。然誠如《尚書》云:「恃德者昌,恃力者亡」,曾不可一世的蘇共便是在世人的未料之中崩潰,貌似強大的紅朝,亦隨時可能突然解體,彼時,任正非等「紅朝商鞅」為當朝設計打造的監控系統,焉知不會成為擒拿他們的「天羅地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